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香港首遭剔出經濟自由度指數 因已與中國無大分別

立陶宛規畫在台設代表處?台:深化友好構想都歡迎

燒鍋爐的第一個夜班(下)

他捲起袖子戴上手套,拿起添煤的大鐵鏟,站在爐門前說:「添煤時,要用鐵鏟把澆過水的煤扒散,仔細瞧瞧有沒有雷管,因為採煤有時用炸藥爆破,偶爾殘留未爆炸的雷管。若不小心把雷管送到爐火熊熊的爐膛內,非常危險。其次,添煤很吃力,要有一股巧勁,把煤均勻地散在爐條上,而且動作要敏捷,使爐門開啟時間短,盡量減少爐外冷風對爐膛內溫度的影響。這樣既省煤,煤的熱效應也較好。」

說完他實地做了幾次向爐膛添煤的動作,然後叫我照樣做。他糾正我一些不符合要求的操作方式,經幾次重複,他說:「基本符合要求。知識分子究竟不一樣,聰明,一講就懂,一學就會。」誇了我一番。

接著他對我說,到了深夜兩、三時,要到理化樓內摸摸暖氣片是否熱了。那時是蒸氣供暖,若有暖氣片冰涼,說明冷凝水未被高壓蒸氣頂出來,溫度過低時會結冰,凍裂暖氣片,流出冷凝水,釀成事故就麻煩了。另外,離開鍋爐房前,要查看水位計和壓力計,添好煤,走出鍋爐房務必把門上鎖。在理化樓內檢查動作要快,不能待得太久,最多一刻鐘。

他又做了幾次清爐,然後告訴我清爐後往爐膛內放些乾木柴,這樣爐火會迅速旺起來。大約深夜十二時,他要回家了。臨走前又鼓勵我幾句:「小黃,是人不是神,難免犯錯誤,只要努力改正,還是有前途的。」說完他披上黑棉衣把爐房門一拉,消失在黑暗的校園。

他走後我內心一股暖流,熱淚盈眶。藥科長原籍河北,抗戰時期就參加革命,一直在晉察冀邊區從事兵工生產,是老革命了。在我人生處於低谷,幾乎孤立無援時,他用實際行動幫助我;最難能可貴的是,他沒有在政治上把我看作人民的敵人——右派,而認為我只是個犯了錯的年輕人,點燃我對前途的希望,我終生難忘。

前幾年前我回太原,想真誠地對他表示感恩,遺憾的是,他早已西乘黃鶴。理化樓用的暖氣也已改用太原市熱電站的餘熱,不用燒鍋爐了。五○年代的鍋爐房和高高的煙囪已無蹤影,舊址變成花木扶疏的花園,但當年燒鍋爐、值夜班的情景,仍歷歷在目,令人感慨萬千。

➤➤➤燒鍋爐的第一個夜班(上)

上一則

童叟無欺

下一則

線上跳排舞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