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直播/蘋果春季發表會 傳聞新品一次看

獨/非裔男罵華警「吃貓狗沾醬油」 影片曝光

二○六兵工廠意外(上)

「轟隆!轟隆!轟隆!」一聲接一聲的巨響,火工所裝藥室的女作業員,有的制服破碎,有的頭上冒著煙,有的光著腳,有的臉上、身上沾著鮮血,沒命似地從車間裡奔出來,一面跑,一面瘋狂地叫:「快逃!快逃啊!」上午十時多,我正在水電所辦公室,離裝藥室很近,聽到爆炸巨響和吵雜聲,快步走出,走在門口路邊正好看到這驚恐的一幕。

一九七六年七月,台北市基隆路的二○六兵工廠,發生了重大的爆炸事件。當年我二十九歲,軍階少校,任職於水電所,目睹了全部經過。那時是威權時期,報紙完全沒有報導這起爆炸事件,只有幾位當事者、目擊者知道。我不是當事者,是目擊者,還負責爆炸原因的鑑定,及事故現場的善後。

「噹噹!噹噹!噹噹!」兵工廠的兩部救火車,鈴聲緊急,飛駛而來。火工所的裝藥室有十多個,每間裝藥室有兩個教室大,容納一條彈藥裝配生產線。裝藥室都是獨棟建築,四面有兩公尺高、一公尺厚的水泥掩體,只留一個狹小的出入口,萬一發生事故,只毀壞一棟建築,災害不致向外擴大。疾駛而來的救火車停在掩體外圍,幾位消防員拉著水帶,接上消防水栓,從掩體外從高處向內灌水。

裝藥室內悶雷似的間歇爆炸聲持續不斷,碎片雜物四處飛散,濃煙上竄,火勢正猛烈地燃燒。沒多久,橘紅的火苗從屋頂竄出,發出「劈啪!劈啪!」碎裂聲,接著房頂「轟!」的一聲崩陷,掀起一陣旋風,將大股黑煙噴到半空中。熱氣、煙氣、爆炸聲,一陣接一陣;遙遠圍觀的我們,看得都心驚膽戰。

沒多久「哇嗚!哇嗚!」「噹噹!噹噹!」的聲音由遠而近,台北市信義區、松山區的救護車、消防車也緊急趕到。北市消防隊員最勇敢,水管接上消防栓,拉著就奮不顧身地向內衝。他們不知道爆炸起火的車間是迫擊炮彈的裝藥室,我們都替他們捏一把冷汗,幸好他們衝進掩體內,還沒踏進裝藥室車間,發覺不對,迅速撤退,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火工所所長是高我兩屆的學長,臉色凝重地站在我旁邊,傷亡必不可免,現場正慌亂,能跑出來的人都跑出來了,但因火勢正旺無法進入,裡面多少人傷亡無從查起。不論傷亡多少都是他的部屬,他憂心如焚,看著焚毀中的車間,盤算著要如何對受害家屬交代及如何善後。我瞭解他的憂慮,幫不上忙,只能調集水電所員工,準備大火稍息後,就進去搜尋。

沒多久,廠長、副廠長、工務長陸續趕來,我把他們請到水電所會議室。台北是首善之都,松山區的二○六兵工廠發生了爆炸事件,口耳相傳,很快就會傳開;戒嚴時期,這種意外事件是生死大事,如何應對需先準備。廠長在水電所會議室召開了緊急會議,決定侍從官做對外發言人,統一口徑,說明爆炸事件經過。至於事故原因,等調查完畢再說。除發言人外,其他人一律不准對外發言,以免混淆視聽。基本定調後,會議才結束。

➤➤➤二○六兵工廠意外(下)

上一則

較量

下一則

無謂的欄杆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