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身分詐欺暴增 退稅恐須親赴國稅局…影響近200萬人

比貝佐斯早2周 維京創辦人布蘭森傳在國慶日上太空

《老照片說故事》一張小鼠畫

作者創作的小鼠畫。
作者創作的小鼠畫。

鼠年過去了,看到自己保存多年的這張小鼠畫,難免想起它所有的特別意義。

我們夫妻一晃已結褵五十二年多了。五十二年經歷了不少因事業或其它原因,長短不一的多次別離,但第一次的別離雖只有一周,卻是最難忘的。

我們六月初結婚,而嬌妻的妹妹十月結婚,要她去作伴娘,並協助張羅各項預備事宜。那時我倆新婚不久,每天都盼望下班回家,而回家見不到她,兩、三天後就失落得不知如何是好,自己單身時是怎麼過的,都全忘了。

家裡有疊擦手用的紙,因見它的吸水性有些類似宣紙,就想過要用它試畫看看,但一直沒作。這夜百無聊賴,隨手拿了張,想用它塗塗聊以自遣,可又不知畫什麼,舉筆茫茫之際,筆從指間滑落,在紙上造成一墨點,不知緣何,竟覺得有些像老鼠耳朵。

古人有點墨成蠅的事,我也就點墨成一隻老鼠,但不成畫,在屋裡負手轉悠,到廚房時,看見她放在池台上的一個葫蘆瓜,想起八大山人曾畫過瓜鼠圖,正好一方面效顰,一方面把她的瓜畫進來作紀念。並題上:「夜永無人,燈下戲墨」補足畫面,記下實情安慰自己。

所以這張小鼠畫雖貌不驚人,卻不僅記錄了我們第一次的別離,見證了我們五十二年來的鶼鰈之情,還要伴著我們繼續前行。

下一則

相信愛情才離婚 高愛倫61歲再婚:一輩子都要戀愛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