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3265萬人確診 58萬人病亡

對抗中國 参議員提案花千億科研預算 設白宮首席製造官

《老照片說故事》老茶蟲的紫沙壺

兒子為作者買的道地紫沙壺。
兒子為作者買的道地紫沙壺。

我從四、五歲記事開始,就跟著父親喝茶。他每日泡茶,總是把我叫到身邊與他共飲。我依稀記得他最愛喝的茶是「龍虎鬥」。「龍虎鬥」不是一個獨立的茶名,而是茉莉大方摻入白壽眉一起沖泡;這種茶湯既有濃郁的清香味,又有極爽口的煞頭,頗受嗜茶者的青睞。

那時我跟著父親喝茶,用的是比酒杯略大一些的茶盅,父親則是用一個精緻的茶碗。如今算起來已經將近八十年了,早在四十多年前,我就已經達到了嗜茶如命,「不可一日無此君」的程度,並因此榮獲了同事們授與我「茶蟲」的雅號。

兒子們都知道我這一雅號,有時開玩笑,還大著膽子叫我茶蟲爸爸。他們也都是從小就跟著我喝茶。數十年如一日,每天上、下午和老伴共喝一次茶已形成了習慣,且風雨無阻,雷打不動。

兒子們隔三差五就給我買茶葉,有時也會給我買茶具。二十多年前,二兒子專門從上海去宜興,給我買了一把道地的紫沙壺,小巧玲瓏,很是可愛。用這種壺喝茶,不僅茶葉的味道純正且不易變餿。但是因為它容水量太少,我和老伴只好把茶碗更換成了小小的茶盅。這樣品茶更顯優雅有趣。

除喝茶外,我還常常把它當成玩物,拿在手中把玩。如今紫沙越挖越少,做壺的原料十分緊缺,已經很難買到真正的紫沙壺了。手中有這樣一把小小的正宗紫沙壺,也算是老茶蟲的福氣。我用它春夏喝綠茶,秋冬喝花茶。

當前疫情肄虐,隔離在家,泡上壺好茶,慢慢品來,即可緩解鬱悶又有益於增強免疫力,何樂而不為呢?

疫情 免疫力

上一則

傳統「版年畫」漸沒落 朱錦城傳承技藝

下一則

知足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