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氣候特使柯瑞結束訪中 全程低調無公開行程

菲立普親王葬禮結束 王室成員陪女王返溫莎城堡

回憶六○年代買肉

六○年代初,中國處於困難時期,物資極度缺乏,一切都要憑票證購買,糧票、布票、油票、肉票、糖票、豆腐票、粉條票、糕點票、肥皂票……,其中肉票每人每月四兩,我們家大小四口,每月總共可買到一斤六兩豬肉。因此如何購買和安排這點肉的食用,是我老伴要慎重思考的問題。

那時肉店的豬肉按級論價,肉分四級,依據標準是膘的厚度。一級肉膘厚三指,二級肉膘接近二指,三級肉膘達一指,四級肉依稀可見薄薄一層白色緊貼著皮。記憶中從沒見到過一級肉,見到二級肉好比發現新大陸。日常能買到的多是三級肉,無奈的情況下只能自認運氣不好,買點四級肉。現在的人講究營養平衡,大肥肉成了頭號禍害,而在六○年代,大肥肉是人們景仰和追求的目標,而且是難以追到的貴重食物。

當時肉價記得是四級每斤四毛七,三級五毛二,二級六毛四,一級八毛二。我們的月工資五十來元,買點肉是沒問題的,但能買到哪級肉全憑運氣。六○年代最困難時,公家的肉店幾乎無肉可賣,聽說是要給蘇聯還債,豬肉都運到蘇聯去。老百姓體諒國家困難,三月不知肉味也沒什麼大不了。偶爾能看到農民殺豬拿出來賣,要八元一斤,多數人只是圍觀,買的人很少。也有農民出售肉凍,用水加點肉皮煮出來,雞蛋大一塊,要價五毛,裡面有幾根豆芽粗細的肉皮條。

當時買肉也是費力活,家裡由我承擔,我要騎上永久車到城裡幾家肉店「考察膘情」。我先到城裡北街唯一一家肉店,再轉到西街的一家看看。這兩家都是市區的老店,住戶比較集中,買的人多。如果情況不理想,我再到鐵二處蔬菜門市部的肉攤看看,市內一共就這三處。

那個時期人們對賣肉的同志都態度恭敬,尊稱「師傅」,希望他能體諒苦衷,切塊好點的肉,而「師傅」幾乎都像范進的丈人胡屠夫,很不耐煩。一扇豬拎上來,他三下五除二,把好點的部位切下,順手丟到櫃台下,那是給他的關係戶或要討好的人留下的,排隊的人只好買餘下的,大部分是腹下皮囊的肉。我感覺鐵二處門市部的師傅態度較好,鐵二處是鐵路大單位,可能管理較好吧。

肉買回來,就由老伴全權處理。她把肥點的盡量切下熬油,再切下一塊帶點肥肉的豬皮,放在炒菜鍋旁邊,有需要時用這塊豬皮在鍋裡擦一圈,使鍋蘸點油光,炒的菜帶點油氣。這塊豬皮能用相當長的時間,最後皮「鞠躬盡瘁」,渾身焦黑,但仍能發揮餘熱,擦出一點油光。它是那時代灶台邊一寶,家庭主婦都掌握這個竅門。

弟弟家在浙南農村,家裡年前殺自己養的豬,豬身的板油、花油就是今後一年,家裡炒菜的用油。他常把豬頭醃好郵寄給我們,增添我們的肉食。我們身處陝西,還能吃到老家的豬肉,心裡很感謝他們一家。

除了豬肉,還可以從農民手裡買到雞,六○年代陝西農民賣雞都不用秤,按個論價,購者用手掂一下,再摸一下肥瘦,雙方協商就達成交易。但農民拿出來賣的雞要麼是老得不生蛋了,腿上全是粗礪的鱗片;要麼臀部的毛和白色排洩物糾纏不清,必須趕快處理掉。現在人們講究吃公雞,六○年代人們卻專要買母雞,認為母雞油水大。

有時農民逮到兔子,也是肉食來源。秋天雁南飛,河灘裡雁成群,有人用霰子槍一掃一大片,拿到市場出售,不過吃時要當心,肉裡常夾著綠豆大的槍子。六○年代供應困難,人們就是這樣那樣,想辦法對付過來。

中國 雞蛋

上一則

用便當共享美食

下一則

吃貨的境界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