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確診逾3179萬 4成民眾已接種疫苗

罷免紐森難成功 加州共和黨尋找「史瓦辛格」接班人

中山圖書館及往事(下)

那時由於自己的文筆笨拙,往往所寫的稿子落到他們的手上,不知耽擱了他們多少時間,而得到的報酬,自己實在受之有愧。

我們在館內遇見,當我說到自己的近況時,都令他們同樣產生不愉快之感。他們為我介紹過工作,但不是落了空,便是被我婉拒了。

我記得最後一次見到秦牧,是在圖書館對面的畫宛,他三番四次地勸我到省委農場工作,而我沒有答允,於是他便狠狠地訓了我一頓,說我是「自己毀滅了自己」。

我們閒來也曾到畫宛賞畫。畫宛雖細,其展畫甚豐,大都是嶺南畫派的大作,如:高氏兄弟(高劍父、高奇峰)、關山月、黎雄才、鄧長夫……等。而你欲買,便可議價。

自大陸開放改革後,一九八三年,我回穗探親,拜會歐嘉年前輩,提到圖書館的往事;他說舊館已搬了家,新址在越秀南路側、魯迅博物館旁,舊址已另作別用。

至今事情有些已過了半個世紀,每當木棉花盛開、芒果成熟的季節,我常常不由自主地想起中山圖書館。現今館前那棵高大的芒果樹大概已是結實纍纍,木棉樹亦應枝長葉茂了。

往時的情景不再,而我已到了不逾矩之年,三遷其家,漂洋過海來到了紐約。憶起在那兒相遇的朋友,他們的熱情、謙遜、誠懇和那些才華超逸的作家,都已銷聲匿跡,有些或已作古。

物換星移,緬懷往事,聚散匆匆,「浮雲遊子意,落日故人情」。真是感慨萬千。而今我提起沉重的筆寫了這些,算是表達我對他們及圖書館的懷念。

➤➤➤中山圖書館及往事(上)

圖書館 紐約 博物館

上一則

南天竺

下一則

上海人的「吃頭勢」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