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油管被駭並非俄政府 籲民勿囤油 本周末恢復正常

90萬失業民眾6月起救濟金將縮水 或完全領不到

母親忙年

「二十三糖瓜黏,二十四掃房子,二十五做豆腐,二十六去割肉,二十七宰隻雞,二十八把麵發,二十九蒸饅頭,三十晚上熬一宿,除夕餃子年年有。」這是東北民眾祖先傳承下來的忙年歌謠。在遼西偏遠山村出生及長大的母親,雖然結婚後追隨父親來到城市生活,但依然恪守著這一習俗。即便上世紀七○年代,家鄉經濟衰弱、物資匱乏,我家因為男孩子多,淪為大雜院缺糧少穿的貧困戶,母親仍舊辛勤地忙年,為家人置辦年貨。

母親忙年時間比歌謠記述的早一些。大概從臘月上旬開始,便拉開了我們小家忙年帷幕。母親每天提著小筐、揣著布兜,不停地逛超市,進商場,到集市。

這時節,城區公路大道兩旁電線桿和樹幹上,陸續掛起了紅燈籠和絢爛金星燈,娛樂廣場、休閒公園以及商業街,相繼聳立起形態各異、色彩繽紛的彩燈雕塑,商場超市也盡其所能地張燈結綵,供應售賣各種商品。

但遺憾的是,多數用品仍需憑票供應,幾乎所有櫃台窗口均排著人流長隊。

在這種氛圍中,母親像燕子銜枝似的,一次次買回年貨用品後,指派我和大弟背著從老家捎來的大黃米,前往城郊的磨房磨成麵粉。等我們小哥倆扛回黃米麵,母親立即倒進盆中和麵,並烀煮起小豆。待兩者準備就緒,母親開始了我家第一大年貨製作:蒸黏火勺。

黏火勺,是我遼西老家過年必備食品。母親用黃米麵包裹小豆餡,做成了三大蓋簾小窩頭模樣黏火勺,用大蒸鍋蒸熟後,挑出一大盤殘破露餡者,讓全家人晚餐時品味嘗鮮,餘下送進倉房冷凍起來,以便過年期間食用。

臘月二十三農曆小年,母親一大早掏出兩元錢,讓我到市場給家人買灶糖,以應「糖瓜黏」習俗。翌日,我家房屋雖然狹小陰暗,母親仍率領我們「掃房子」,清犄角,掃旮旯,使小家瞬間潔淨許多。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本是「做豆腐、去割肉、宰隻雞」,但身居鬧市,誰家有豆腐坊?於是,母親拿出幾張豆腐票,再次派我到市場買幾塊現成豆腐,切成小方塊冷凍,留作燉酸菜的附料。

至於「去割肉」,母親捧出偷著購買的小豬頭,讓我和大弟清理雜毛,之後放進大白鍋烀煮。豬頭烀熟了,母親將豬耳朵、豬鼻子、豬舌頭分別割下來包好儲藏。接著揮起菜刀把豬頭骨架切開,尋找剩餘豬頭肉,精切細割,最終又弄出一小碗雜拌豬頭肉。餘下豬頭骨湯,母親放入半盆酸菜,外加凍豆腐、粗粉條,做了一鍋豬肉燉粉條。「宰隻雞」乾脆免了,家裡僅有的一隻小母雞還在產蛋,如若宰殺吃肉,全家人來年就吃不到雞蛋了。

二十八把麵發,二十九蒸饅頭,母親雙管齊下,一箭雙鵰,第一天集中和麵、醒麵,第二天先自炸小油條、小麻花,後蒸製起大饅頭和糖三角,喧騰大饅頭頂部均放個大紅棗,看著就讓人口中生津,饞涎欲滴。年三十,母親又給我們炒花生、毛嗑,指揮我們貼年畫、貼對聯,再做團圓飯。

至此,母親的忙年落幕了。除夕餐桌上,我們全家人吃到了母親忙年準備製作的美味佳餚和豬頭肉餡餃子,看著我們五兄妹歡喜地大口朵頤,母親臉上露出快慰的笑容。

忙年,讓母親付出了超常地勞作與辛苦;忙年,讓母親傾吐了由衷地希冀與祈願。

雕塑 雞蛋

下一則

巴德音樂學院辦「春之聲」新春音樂會 今晚線上免費看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