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台本土確診增185例、15死 陳時中:疫情往好的方向發展

加州6.15重啟 有人雀躍萬分 有人難以適應

開封省府後街

我來美雖已二十多年,但是對故鄉仍然十分眷戀,時而還會夢到故鄉—開封市省府後街,以及生活過幾十年的那個老屋、老院兒。最近看到一個「實拍開封省府後街」的微博視頻,十分驚喜。

一九四三年,我出生在開封市省府後街二十八號院,在這個院裡住了四十多年,直到一九八八年單位分房才搬離。幾十年來,對老街老院兒的思念有增無減。

開封省府後街位於市中心,東起中山路北段,西至大廳門街東口,整條街長約三百米,在該街東頭(原山東會館對面)有一口五○年代挖的大甜水井。井沿裝置非常安全,封閉的大井口留有四個水桶大小的圓洞,便於從井裡取水,我小時候也曾在這口水井裡取水。多年前由於家家戶戶都安裝了自來水,這口老井就被填埋了。

這條街在清代就有了,當時作為河南首府,慈禧老佛爺的行宮就在這條街的南邊。那時叫行宮後街,辛亥革命之後成了河南省政府的舊址。這條街就改為省府後街,一直沿用至今。在清代乃至民國,這裡都是達官貴人匯聚的地方。

住在這條街期間有太多回憶,尤其是一九四八年解放開封時激烈的戰鬥場面。我家的院子與省政府僅一牆之隔,解放開封時我雖然才五歲多,但清楚記得那時這道連著省政府的牆被推倒,成為守衛省政府裡的士兵向外撤退的通道。

他們還把我家的門板卸下一面,當作擔架抬走傷員。我家住西屋,離通道距離最近,從院子裡就看到省政府內火光衝天。第二天早上父親帶著全家要到東鄉親戚家避難,剛走出大門就看到隔壁王伯伯家的門樓前,躺著一具士兵的屍體,我看到他的臉很大,樣子非常可怕。戰爭的殘酷在我幼小的心靈中留下了很深的陰影,直到我上初中時,下晚自習仍需有家人陪伴回家,晚上從不敢一人從這裡經過。

在老街老院度過了更多的歡樂時光,我家門前有棵老棗樹,每年夏天棗樹枝繁葉茂,棗花盛開時清香撲鼻、沁人心肺。同院的孩子們都聚集在棗樹下玩耍:踢踺兒、踢瓦兒、跳繩、過家家等。上小學時每天我都在棗樹下寫作業,當棗子成熟時,我最先爬到樹上摘棗嘗鮮,待滿樹棗子都成熟了,父親就用竹竿把棗子都打下來,全院的男女老少齊出動撿棗子,滿院歡聲笑語。

在課餘飯後,附近同齡的小伙伴就跑到街上玩捉迷藏、老鷹捉小雞等遊戲。每逢節假日更是熱鬧非凡,春節時女孩兒穿著新衣服,頭別花卡,興高采烈地又蹦又跳;中秋節更是熱鬧,孩子們手提各式各樣的花燈籠匯聚在街中玩耍,互相觀賞誰的燈籠最漂亮。直到燈籠裡的蠟燭滅了才唱著:「燈籠會、燈籠會,燈籠滅了回家睡」,戀戀不捨地各回各家。

微博

下一則

柏克萊加大畢業 律師轉行演唱 顧忠光入圍葛萊美獎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