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路透:中國金融機構正為恆大可能倒閉做準備

圖輯/密密麻麻的海地難民跨河...「回去死路一條」

小浴室的烈士(上)

文革期間的一九六八年,我從南京大學畢業,被發配到有「江蘇西伯利亞」之稱的濱海縣。偉大領袖指示,大學畢業生必須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因此到濱海沒幾天,我就被再發配,一竿子插到底,到了五汛公社某生產隊勞動。

而這還是蒙負責分配的縣政工組老仇的照顧,他對我說:「整個濱海除了縣城有澡堂,只有五汛有個浴室,其餘二十幾個公社都沒有。你去了就知道有浴室的好處了。」

到生產隊後幹了幾天農活,我出了身臭汗,渾身難受。想起老仇的話,我就與同伴們走了七、八里路,好不容易找到這個浴室。我從未見過如此狹小的浴室:只有三間房,中間是洗澡池,兩邊分別是更衣間與燒水間。我也從未見過如此簡陋的浴室,洗澡池比一張單人床大不了多少,水深只及膝蓋,池子的一頭連著口大鐵鍋,鐵鍋的下面就是爐火。十幾個人圍著池子「排排坐吃果果」,用毛巾蘸著池水洗澡,洗過之後連沖洗的水都沒有。至於淋浴、洗臉池和睡榻,全都缺乏,連廁所都沒有。

我不禁納悶:這般寒酸的浴室有什麼可誇耀的?不過,我很快就明白了老仇的話不假,幹活出了臭汗,身上黏了許多麥芒,去了小浴室洗一把,感覺絕對不一樣。

不過我還是好奇:縣裡其他公社都沒有浴室,唯獨五汛有,莫非有什麼原因?與看守浴室的老者熟悉後,我就向他打聽。

老者並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而是說:「別看浴室小,歷史上可是有一筆的。這個浴室四十多年前就有了,當時叫天一池。你知道這一帶屬於哪個大隊嗎?」我說:「好像是路建大隊吧?」老者說:「正是。你知道為什麼叫路建大隊嗎?路建是烈士的名字,這個浴室就同他有關,聽我慢慢道來。」

路建是吉林省人,一九一八年生。抗戰爆發後,他積極參與抗日救亡活動,二十歲那年奔赴太行山參加八路軍,次年加入共產黨。一九四○年路建隨黃克誠率領的八路軍五縱隊南下,任江蘇省阜寧縣東北行署(即濱海縣前身)的民政課長。

當時的濱海,八路軍、國軍、日軍三方勢力犬牙交錯;八路軍與國軍都抗日,雙方合作卻又摩擦,形勢錯綜複雜。

➤➤➤小浴室的烈士(下)

教育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