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權威消息人士證實 秦剛將接替崔天凱駐美

華爾街日報:中國計畫延長邊界防疫限制至少一年

全國山河一片紅(上)

一九六六年的文化大革命首先從學校鬧開,把自一九四九年解放以來的教育,說成是由一條又粗、又長、又黑的資產階級教育路線統治著;校長、書記全是這一條黑路線的執行人,是黑幫反革命分子,排在「地富反壞右」之後,應該全部打倒再踏上一隻腳。

我當時是普通教師,擔任外語教研組組長,全心全力撲在教學上,一直受學生歡迎和尊敬,這時卻和其他幾位教研組長一起,成了執行又粗又黑的黑路線的黑幹將,受到批判。黑色本來意味著高雅、莊重和悲愴,那個時代,黑代表著反動、反革命,而紅變成了最革命的色彩。於是「紅與黑」成文革時期最常見的顏色,對劉少奇、彭德懷等由上至下的「黑幫」分子用黑色打叉,用紅色謳歌革命。

於是,城市、街道風行用紅漆、紅顏料塗成紅色,一時「洛陽紅漆貴」,很多地方紅漆被買光。我一九六七年回上海探親,朋友紛紛委託我代購一些物品,如電池之類的東西,小城市那時很難買到。我到上海金陵東路準備採購,那條街很有南粵風味,沿街建有騎樓。結果卻發現,沿街的樓柱刷滿紅彤彤的革命標語,整條街一片紅,櫥窗裡全是「紅寶書」、毛主席塑像,紅太陽光芒四射;看來好像家家都是新華書店,從門面和櫥窗看,很難判斷是什麼店,採購的困難可想而知。      

當時,這種宣傳和學習毛澤東著作的活動遍及全社會的每一個角落,是整個社會生活的主要內容。在學校裡,每天的早讀本來是學生朗讀語文、英語的寶貴時間,這時變了,早讀時間以進行「早請示」作為開始。先由班主任或紅衛兵隊長宣告:「首先,讓我們敬祝我們的偉大領袖、偉大統帥、偉大導師、偉大舵手,我們心中最紅最紅的紅太陽毛主席萬壽無疆!」全班學生立即跟著高喊:「萬壽無疆!萬壽無疆!」而且,一面呼,一面要把拿著語錄本的手有節奏地向右上方揮出,滿臉要顯出十分虔誠的表情。

接著,班主任再高呼:「敬祝毛主席的親密戰友林副統帥身體健康!」話聲剛落,全班接著高呼:「永遠健康!永遠健康!」一面重複揮動語錄本的動作。日後,待我到了加拿大,我看見教徒們在結束禮拜時要齊聲背誦祈禱詞,最後大聲以「阿門」結束禱告,我不由想起,文革時的規範和教堂的程序何其相似!

上述儀式結束後,才進入早讀。但是,學生們必須首先朗讀「老三篇」,即毛主席的「為人民服務」、「紀念白求恩」、「愚公移山」三篇短文。有時老師根據形勢和任務,選出一篇朗讀,如將要下鄉修梯田、學大寨了,就讀「愚公移山」。當時要求大家熟練讀背老三篇。

到了傍晚放學前,又要進行「晚匯報」,程序和早請示雷同,有時要指定個別人講講學習和運用語錄或「老三篇」的體會,因此,類似的聚會又稱「講用會」。當時,不論工廠、機關、生產隊,每天都進行早請示、晚匯報。百貨公司開門時顧客湧入,但第一個程序必須是樓上樓下售貨員和站在櫃台外、山南海北來的顧客共同早請示,紅語錄本要人人隨身帶,及時揮動,山呼「萬壽無疆」。

當時運用語錄辦事的這套程序普及到每一角落。人們到飯館吃飯,也要處處運用語錄,典型用語如下:

顧客:「節約鬧革命,請給我買碗油潑辣子麵。」

售票員:「為人民服務,牌子請拿好,這是找你的錢。」

一些老年人弄不清楚這套規範,搞得手足無措,戰戰兢兢,只怕犯政治錯誤,社會上形容是:老革命遇到了新問題。

學校裡上體育課,要求學生引體向上要做到十下為及格。有的學生體力差做不到,於是傳出佳話:以語錄為動力,振奮精神,有助達標。經常看到,有的學生在拚命掙扎,旁邊的人高呼:「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有的學生拚及格了,這就成了「毛澤東思想的偉大勝利」。

當時教師上課,也要處處引用語錄作統帥。有一次由我上一堂示範課,我引用了不少毛主席語錄,課後大家評論不錯。臨到領導作指示時,他說他看到一個材料,某地一位教師全堂課的每句話都有據可查,都是毛主席的原話,全來自「毛選」四卷。我聽了大為感動,決心進一步努力,但是在外語課上如何貫徹這條經驗還實在有難度,總不能把外語課上成語錄課。

➤➤➤全國山河一片紅(下)

教育 書店 加拿大

下一則

登春晚8分鐘暴紅 劉謙魔術耍出北京億萬豪宅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