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疫苗補強針怎麼打?世衛:高危族每年1劑 一般人2年1針

佛州公寓像炸垮 男孩瓦礫中伸手喊:看得到我的手嗎?

團聚在歲末

歲末,年關將至,過年的氣氛越來越濃,商家張燈結綵,擺滿了琳瑯滿目的商品,家家戶戶忙著清潔掃除,購買年貨,準備禮品。儘管各家過年的方式千變萬化,全家團圓、親人相聚則是過年時的大事情。

七○年代初,我們勘探隊冬季整修在陜北的一個小縣城。我在檢修勘探儀器時遇到難題,隊上說只有檢修完成才讓我請假回家。離過年越來越近,隊友們紛紛提著裝滿禮品的提包,滿面笑容地回家過年。我眼裡看著,心裡著急,只好加班加點,晝夜苦幹,終於在年關前二天解決了難題,檢修好了儀器。

我興高采烈地請了探親假,一溜煙地跑到縣城長途汽車站。讓我沮喪的是,過年前的汽車票早就賣完了。原來我滿心歡喜地想著盼著,就要與很久沒見的親人們團聚了,可現在,一盆涼水澆了下來,沒有車票,怎麼回家過年?沒辦法,我只好一邊踢著路上的石子,一邊低著頭心灰意冷地走回駐地。

剛進帳篷,突然聽到司機小王在外面叫我。我們很熟,經常在一起下棋,互不服氣,悔棋時相互搶棋子。他要開卡車去西安拉貨,問我願不願意陪他路上做伴兒跑一趟。真是天無絕人之路,我急忙興奮地拎著行李爬進駕駛室,一路催他快開。

到了西安,我在火車站附近下了車,三步併做兩步地奔向售票大廳。一掏兜,發現沒有足夠的錢,搜遍全身還缺十幾元錢。原來,我離開的時候過於匆忙,抓了一把錢,沒有細數就上了車。這可怎麼辦?明天就是年三十了,難道我要泡在西安過年嗎?

正當我萬般無奈之時,突然想起自己與油田駐西安辦事處的老主任有過一面之交。緊急時刻,我只好冒昧地找上門去,厚著臉皮、千謝萬謝地借了錢去買車票。

那時從西安到北京火車要跑十二小時。火車上擠滿了回家過年的人,過道裡、車廂之間,甚至廁所裡都站滿了人。如果有人上廁所,裡面的人需要擠出來,等別人方便之後,再擠回滿是異味的廁所。我買的無座票,只好在車廂過道上靠著椅背站著。火車飛馳,我又渴又餓,可我的心早已飛向遙遠的家,腦海裡想著回到家裡的情景,眼前彷彿出現了親人們一張張熱情的笑臉。

到了北京,已經是大年三十的晚上。家家戶戶的窗戶透出溫暖的燈光,熱鬧的鞭炮聲此起彼伏。我帶著一身寒氣,衝進家裡,引起家裡人的一片歡呼。奶奶和媽媽忙著從廚房裡端出熱呼呼的飯菜,爸爸滿面笑容地打開一瓶多年的好酒,弟弟妹妹圍著我問這問那。歡聲笑語裡充滿了濃濃的親情。那頓年夜飯吃了很久很久。

北京 汽車

下一則

從癌症畢業 邰肇玫:我真心覺得自己會好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