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又被惡搞「19秒奇怪動作」推特瘋製迷因圖

澳洲貿易部長:將協助台灣減碳 看到氫能的合作機會

父親的西貢驚魂記

日前拜讀上下古今版「不能說的戰爭」,提到劉教官自願出戰越南,不禁想起身為職業軍人的父親,當年責無旁貸,奉派支援越戰運輸時,遭遇的西貢驚魂記。

五、六○年代,扮演世界警察的美國,不慎陷入越戰的泥沼,他們狂轟猛炸,摧毀北越眾多城市,傷及無辜百姓;真正想要打擊的北越軍隊,卻躲進越南叢林之中。美軍進退失據,他們在遠東「最忠實的盟友」—台灣,藉著擴大對越南的援助,「套牢」美台關係,阻止美國調整對華政策。父親隸屬的二十大隊C46,就這樣奉派飛到西貢,擔當台越之間的運輸任務。

有次在西貢留宿,等待次日飛返台灣時,有個組員突然鬧肚子,身上沒帶成藥,次日又要長途飛行。父親突然想起,從機場坐車到宿舍的路上,曾見到有中文招牌的小百貨店,自告奮勇,要去代購「暮帝納斯」止瀉,並邀另一個同事作伴。問題是,雖然戰場在北越,身為南越首都的西貢入夜嚴格實施宵禁,他們盤算一下,時間應該綽綽有餘。

好不容易找到該店,買了「暮帝納斯」,準備打道回府,卻因為夜色已暗,路況不熟,宵禁時間到了,還沒找到回宿舍的路。走著走著,眼尖的同事看到前方有幾個荷槍實彈的越南士兵,示意父親快跑。就像電影情節一樣,他們鑽進小巷,避人耳目,邊跑邊聽到遠處「嗶、嗶」的口哨聲,終於跑回宿舍時,父親緊張得半天説不出一句話來,眼皮也跳個不停。從此他的顏面三叉神經顫動不已,遍尋中西醫,針灸藥石均告無效,視力完美的父親,自此不得不戴副平光眼鏡掩飾。

有人問父親,為什麼不正面迎接他們,好好解釋自己是盟軍,出來替同袍買藥?父親說,語言不通,秀才遇到兵,有理説不清,誰知道越軍會不會不分青紅皂白就開槍,只有腳底抹油,溜之大吉。我有時偶爾眼皮跳動,都覺不適,父親卻得全天候與它共存。「和平沒有輸家,戰爭沒有贏家」,信哉斯言!

越南 台灣 美國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