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全球新冠確診人數破1億大關!逾214萬人死亡

前聯準會主席葉倫 獲參院通過成美國首位女財長

那一夜,不平靜!(下)

「上周政戰部通報,這幾天東北季風強,營區內外要特別注意共匪的空飄心戰氣球。」我和輔導長在等部隊回來時,他對我說。「那麼巧,正好飄到我們營區?」我問。「這不容易,空飄氣球從廣東和福建沿海地區施放,飄過台灣海峽,那麼遠來到台灣,落到這裡的機率很低。」輔導長接著說。「心戰氣球都是集中施放,看情形還會繼續飄過來。」

晚間十時,出去搜尋傳單的各班各排陸續收隊回來,排長將收集到的各種心戰傳單交給輔導長。前前後後鬧了一個鐘頭,任務結束,躺到床上已過十一時。

躺下沒多久,迷迷糊糊中,好像聽到「叩叩!叩叩!」敲門聲,起床,開門,一看是安全士官阿寶。阿寶有酒無量,喝沒幾杯就醉,他酒品好,醉了倒頭就睡,從不鬧事。傍晚他醉過睡過又醒過,醒來值十二至二安全士官。我看了看表,快二時了。

「這麼晚,什麼事?」「報告排長,空飄氣球。好多,傳單落得到處都是。」他緊張地說。「你快去叫醒連長輔導長,馬上緊急集合。」我對他說。

輔導長的顧慮成真,共匪真的是抓緊氣流方向,順風放了許多空飄氣球。我著裝完畢後,「嗶!嗶!嗶!」吹響緊急集合哨。這種事要果斷處裡,否則戒嚴時期,後果難測。幾分鐘後全連集合完畢,整理好隊伍,交輔導長指揮。

輔導長像上次一樣,如此這般,交代了一番。接著,全連以排為單位帶開,軍營圍牆內、圍牆外、人和人間隔三公尺,地毯式前進,徹底搜索。暗夜寂寥,只有到處都是的手電筒光線左右照射。凌晨近二時,各排回來,收集的共匪傳單上繳。警報再次解除,躺到床上時已近四時。那一夜,睡沒有幾個鐘頭。

天亮,一切恢復正常。早點名後,清潔打掃時,還有零星的傳單從掛著的樹梢飄落,充員兵撿拾後一一上繳。早飯過後,輔導長要求我派兩名公差到他辦公室,協助整理收集好的共匪宣傳品。

中午休息時間,我去輔導長室轉了轉,他辦公桌上、地上,都堆滿了一綑綑整理好的共匪空飄傳單。我翻了翻,幾張印象特別深刻,其中一張是台灣空軍飛機在浙江被共匪擊落的殘骸,和駕駛員支離破碎的軀體照片,照片慘不忍睹,看了怵目驚心,中央斗大的字「不要為美蔣送命!」。另一張綠底黃字,寫的是「溫暖幸福的家庭」,附一張投降國軍在大陸娶妻生子的照片,其他都是大陸各地風景,或社會活動的片段。

這些傳單印刷粗糙,文字拙劣,對我不起作用,或許會影響大陸來台老兵的心情,所以上級三令五申規定,收集後即刻上繳,嚴禁傳看和收藏。

一周後,政戰部表揚我們收繳共匪心戰傳單迅速確實,獎勵加菜金五百元。周五下午榮團會過後的晚餐,全連加菜,有魚有肉像過年一樣,大家都吃得高興。

時過境遷,後來兩岸解凍,恢復往來。大陸遷台的退伍老兵,不需心戰傳單的引誘宣傳,都紛紛返鄉探親。五十多年後,退休後寄居美國,戒嚴時期,軍旅生涯中,那一個不平靜的夜,每一個細節,經常會鮮活的從我的記憶中喚回。

➤➤➤那一夜,不平靜!(上)

台灣 美國 退休

上一則

電腦與我

下一則

結婚周年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