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G7公報首提台海直批中國 拜登合縱連橫策略奏效

內唐亞胡魔法謝幕 以色列新政府挑戰高

蘇州農村的婚禮(上)

早前在「上下古今」版拜讀了柯華先生的大作「知青隨禮吃婚宴」,記述他在一九七七年下鄉時參加婚宴的喜慶。該文內容的描述,讓我憶起了二十多年前,我有幸前往蘇州東渚農村,所參加的婚禮經歷。

一九九七年下半年,我奉命外派前往江蘇蘇州工作。在接受過蔣氏政權冷戰時期的反共洗腦教育約三十年後,首次踏上了祖國的大地。而自伍子胥輔佐吳王選址建城以來,富含兩千五百多年文明底蘊的古城蘇州,對我而言是如此的新鮮,等待我的好奇心去發掘和領略!

是年隆冬,在蘇州市區十全街經營古玩工藝品有成、且和我們來自台灣外派同事極為熟稔的余老闆,因家族中的晚輩結婚,向我們商借公司用車桑塔納(Santana)轎車暨駕駛一晚。我們一致推派在台北市區馬路「橫行」多年、駕駛技術高超的品管部經理張兄為指定司機,搭載余老闆和包含我在內的另外三名同事,在黃昏時分,朝蘇州市西部郊區的東渚方向進發。

一路上的路況變化,正代表了蘇州這座工商業新興城市,在現代化和古樸味之間「三十年」的差距,我們由蘇州市中心繁華亮麗的四線道,過渡到市郊的普通雙線幹道,最末一段卻是行進在無水泥或柏油路面,且無照明設施的農村鄉間單線泥土路上。

臨到底還要穿越一座兩側沒有護欄、橋寬約與車子輪距相當的水泥「危橋」;所幸指定駕駛張兄藝高人膽大,視這些挑戰為小菜一碟。我們在太陽下山後的當口抵達了新娘家的聚落,那是一排瀕臨小溪的典型江南農舍。

接下來的行程是張兄載送整裝待發的新娘、數位女方親人和余老闆,乘車前往不遠處的新郎家先行會合。我們則在女方親友的簇擁下,一群人老少雜沓,輕鬆漫步朝向新郎家前進。

不過一旦遠離了新娘家的聚落,那就像是脫離文明世界一般,置身於近乎伸手不見五指、除了月光引路,完全沒有人為「光害」影響的黑暗世界,只剩下人聲鼎沸的「吳儂軟語」,還推移著我們大隊人馬往目的地進發。

這讓我想起一九八○年代某日,恰值哈雷彗星的運行軌道最接近地球的時分,母親領著弟弟和我在周六當晚十時,前往母親所服務的學校搭上了教職員工的遊覽包車,前往台灣最南端墾丁國家公園的大草原上,硬是要尋覓一處沒有光害的最佳處所賞「星」。看來這太湖之濱的東渚鄉間在二十多年前,還算是一處可以優先考慮的無光害地點。

步行抵達位於另一處聚落的新郎家不久,大伙兒一坐定,好酒好菜就一一上桌,撫慰眾人饑腸轆轆的五臟廟。我們在新郎家大廳內的方桌上用餐,隔鄰的廳堂也擺設了許多方桌長凳,充作臨時餐廳之用,好容納一下湧來的眾多賓客。

➤➤➤蘇州農村的婚禮(下)

台灣 教育

下一則

《老照片說故事》岳母的獎狀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