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法醫:心臟病和毒品並非佛洛伊德直接死因

滴滴出行傳秘密遞交美IPO申請 估值有望達千億美元

《老照片說故事》當年滬上飆摩托(下)

妻子當年騎在本田摩托車上的留影。
妻子當年騎在本田摩托車上的留影。

摩托車的便捷和快當,又使它成為我帶女友外出旅遊和兜風的理想道具,我們一起坐著它去過市郊的佘山氣象台、松江的方塔、青浦的淀山湖等名勝古蹟,還特地去嘉定的南翔品嘗了多汁的小籠饅頭。

那時上海還沒有封閉式高速公路,每當我緊握車把,凝視前方,而女友在我身後緊抓我的腰身,我們一起與前後左右的大小車輛並列飛馳在公路上,就會不由自主地滋生出飄飄然的感覺。能駕駛自己的私人坐騎去我們想去的地方,春風得意摩托疾,何其愜意。  

很快地我們兄弟三人都有了駕駛執照,大家總能統籌兼顧,互相協調使用時間,讓車子盡最大限度地發揮作用。

有了車,就要設法維護和保養它。哥哥不愧是船上的人,手藝很巧,有次還把整根鏈條拆下來,浸泡在汽油裡清洗乾淨,使車子開起來更加順暢。

而為了給車子找到棲身之所,既保護車子,又防止被竊,兄弟兩個能人還找來磚頭石塊和水泥,自己動手在弄堂底部的牆角,搭建了一個矮小的簡易車庫,低了頭就能把摩托車推進去,外面安上一扇門,加上鐵鎖,可以高枕無憂了。

不過,居民委員會的人不樂意,很快就派人上門干涉,要我們限期拆除這違章建築。我的兄弟兩人採取軟磨硬拖的方法,一方面說明我們是不得已而為之,一方面又遲遲不動手拆。時間長了,居委會的人也疲倦了,加上弄堂底部的確不影響行人和車輛交通,後來也就眼開眼閉,不再深究,直到一九八○年代末,我家的房子被隔壁的長征醫院占用而拆除,這個小車庫終也結束歷史使命而被鏟除。

我們兄弟三人多年開摩托車,似乎沒有出過大事故,說明我們皆藝高人膽大,車技尚可過關,但也有過一次不大不小的驚險。那是某一天我們全家要去一個飯店聚餐,哥哥決定載我們的老媽前去。不料,母親因為缺乏手勁,沒有抓牢哥哥的腰身,等車子一啟動,老媽身子一滑,掉下車來。

還好我們都在周遭,老媽沒有大礙,只是受了點驚嚇,從此對坐摩托車兜風興趣索然,一概婉拒免費搭車。再後來,重慶的嘉陵摩托車廠異軍突起,開始大批生產國產摩托車,價格適中,頗受年輕人歡迎,上海騎摩托車的車手日增,摩托車大大普及,開始充斥大街小巷。

一九八四年我出國留學,不久就在美國購買了自己的第一輛小汽車,而且只學開一周就考出了駕駛執照。

我把自己的一蹴而就,歸功於我在中國有過駕駛摩托車的經驗,所以很快就得心應手,對方向盤運用自如。

而我在上海的兄弟們後來也都鳥槍換炮,淘汰了小馬力的本田,各自更換了更大功率和更高大上的新型摩托車。

但不管如何,我們家三兄弟總歸是上海街頭摩托大軍的先驅和開拓者,值得為引領了時代潮流而自豪。

最近我找到一張當年女友騎在摩托車上的照片,又見久違的灰色小本田,連車牌上的號碼也清清楚楚地記錄在案。只是細心者一眼就能看出破綻,本田車底的撐腳其實是放下來的,所以妻子當年不過是充當了一回「南郭女士」而已。

➤➤➤當年滬上飆摩托(上)

本田 美國 名勝

下一則

倫敦交響樂團指揮拉圖「跳槽」德國 衝擊英古典樂界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