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首金/中國楊倩是清華學霸 比賽前還做了美甲

染疫增23% 內華達州遭白宮列新冠高風險區

雪後爬長城(下)

上了初中,木板床再也經不住長大的我們那麼折騰了,演練的地方就移師到廢棄的破磚窯裡。漆黑曲折的磚窯通道伸手不見五指,我們就到附近工地上的工棚裡,撕些人家鋪在房頂上防水的油氈做火把。

披著白被單子,點著火把,在漆黑的破磚窯裡演練,很快就成了扮鬼捉鬼的遊戲。一群半大孩子在破窯裡鬼哭狼嚎,引起附近居委會的大媽注意,直接告到學校。教導處主任聯合這些大媽,埋伏在去磚窯的必經之路上,將我們全部拿下。即便如此,我們也沒人供出這是準備在雪後爬長城的演練。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北京下雪的日子,往往是沒有徵兆地忽然來臨。雖然我們有過多次準備,但是直到兩年後初冬,才趕了假期剛好是下雪的日子。

記得那天一早,我們找了藉口直奔西直門火車站,事先準備好的水壺、炒麵、乾糧袋……早不知道丟到哪裡去了,只能在買了車票的時候,買些麵包和汽水當乾糧。

「爬上了飛快的火車,像騎上奔馳的駿馬 」是電影「鐵道游擊隊」裡的插曲,也是當時的流行歌曲。當火車轟隆隆地行駛後,我們再也壓制不住興奮的心情,隨著火車顛簸起伏的節奏低聲地唱了起來。

車到青龍橋,這裡沒啥變化。當我們按照預定的道路剛爬上長城時,「嗚——嗚」,長長的汽笛響了起來,回頭往山下看去:白雪茫茫的山谷裡中,黑乎乎的蒸汽機火車頭正「哧哧」地冒出白煙,像騰雲駕霧一般。在霧氣繚繞中,這大家伙又「嗚!」地一聲發出短促的鳴叫,車頂的煙筒噴了一股白煙,沉重的車輛一個接一個拖著長長的車廂,緩緩地蠕動起來,慢慢消失在大山盡頭;只剩下車頂的白色煙柱,久久不散。

站在這段長城上,「人字形鐵路」的軌道清晰可見,而青龍橋火車站正是「人字」的分叉點。由於這段山路過於陡峭,當年開山築路時又經費不足,所以詹天佑想出解決方案:當列車穿越這段陡峭的山巒時,一個火車頭的拉力不夠,就在車尾再加上一個火車頭,倒行著向上推。一前一後兩台火車頭合力將整個列車「人」字形推向一側的制高點後,再緩緩地下行;等到了青龍橋火車站,即「人字形鐵路」的分叉點,已經搬動鐵軌的道岔,就會將整個列車移動到「人」字形另一側的鐵軌上繼續駛向目的地。

舉目四望,長城內外風光迥異,向北一側是白雪茫茫、連綿不絕的起伏群山,而面南另一側則是一馬平川的平原;大雪之後,能見度特別高,遙遠的北京城裡的高樓大廈、亭台樓閣,海市蜃樓般地浮現在蒼茫的原野上。我們領略到了,八達嶺長城也是北京地區自然景色的分水嶺的內涵。

八達嶺長城上剛落下的雪軟軟的,非常地虛,踩上去「撲哧」一聲,腳就陷進雪裡,抬起腳來時,還有種澀澀的感覺。在雪地裡爬坡度很大的長城,寧可自己費勁、「撲哧撲哧」地在雪地裡趟出條新路來,也絕不能踩著別人留下的腳印行走。因為,別人的腳已經把雪踩瓷實了,踩瓷實的雪,在天寒地凍的大山上,很快就會凍成滑溜溜的冰。你踩上去稍不留神就會滑倒,一個屁股蹲兒順著長城上棧道,不知道溜往何處去。

那次的雪下得不大,卻剛好給群山和原野披上銀裝,也沒給我們雪後爬長城帶來麻煩。有些遺憾的是,我們準備了許久的「一把炒麵一把雪」體驗,被臨時起意的「啃一口麵包喝一口汽水」的舉動取代了。

➤➤➤雪後爬長城(上)

北京 電影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