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確診逾2889萬 5549萬人打第1劑疫苗

金山市府「強勢復甦」計畫砸千萬 培訓失業民眾

說說符號

說起我五○年代讀書時,每次進學校大門口要佩戴好「符號」,否則門衛傳達室管理員是不允許進的;現在的學生聽了這話,不知所云,「符號怎麼能戴?」我說我們當年戴的「符號」就如你們現在佩戴的金屬校徽一樣。

時代不同,也許對「符號」的理解也不同吧。現在對「符號」的解釋意義很深,我們老一輩只知道讀書時佩戴的那個「符號」,是代表我們學校的記號,也就是一種校名的標識;說得有趣些,就如同現在的名片,也就是我們把學校的名片戴在胸前了,向人們展示著我的學校。

那時戴的「符號」,是用雙層白布做的,比現在的紙殼名片稍許小一點,符號四圍有一條紅色的粗線框,正中央用粗黑體字寫著校名;我所在的學校寫著「黔陽一中」,下面是細線條小字寫著年級、班別、姓名。

「符號」的背面什麼也沒有,當年我們縣裡的幾所中學和有的小學校,都要求佩戴「符號」。

「符號」用一枚別針別在胸前衣服的口袋位置上,學校規定,凡是進校門必需要戴「符號」。在學校開展全校性的活動時,學校要按班級檢查如果沒戴「符號」的學生,立即回去戴上,不能回去補戴的,不可以參加當天的活動;特別是有關社會性的文體集會活動,在年級的黑板報上登報批評,年終評「三好」學生也要受影響。

戴「符號」也帶來一些小小的煩惱。我們學校有上千人,外地來的學生都是寄宿生,而當地的學生大多是讀通宿,也就是住在家裡,每天上學要牢記戴上「符號」。

早晨背著書包,到學校要經過郊外的小山崗和田間小路,也有馬路,三里多遠,經常有同學走在半路上才想起自己沒戴「符號」,又返回家去。

有很多次,因為換了衣服,我和同學已經走到離校不遠了,才發現沒戴「符號」,返回家去拿就要遲到,於是我們繞過校門,走到大操坪的一角去,那裡有一線黃土牆,不到兩米高,那是全校各班上勞動課時,挖黃土、打夯填築起來的校園土圍牆。我們搭人梯,翻牆一躍而過。

想起那時年輕,毫不費力氣,只是擦了一身泥土。可是輪到最後一個,或沒有力氣的小個子同學,我們就趕緊去找戴了「符號」的同伴,借了他們的「符號」戴著,混進了校門。

曾經戴過「符號」的老一輩,現在回憶當年戴「符號」還有不少花樣,那是有趣的年華,再也回不來了。記得嗎,有的男同學進校門時,高仰著頭,大步行走,被門衛一手攔住,問話「符號?」那同學不理睬,把腰間的衣角撂開,一枚「符號」亮出來了。

人多時,門衛也就放行過關;人少時,遇到過硬的門衛,用身體擋住,幫那同學摘下「符號」,又規規矩矩別在胸前。

當然,遇到這樣認真的門衛,耍小花樣的同學也微笑開心地走了,有的鞠上一躬。女同學中也有玩「符號」花樣的,她們把「符號」別在書包上,過門衛時被攔住了,就把書包往門衛眼前晃幾下,原來是一個漂亮的書包,「符號」別在書包上的一朵鮮花上,門衛笑得甜甜,但也不會放過,要女同學按校規佩戴好。

不過「符號」戴上一年後,上面的校名字體就顯得不太鮮艷了,「符號」的白色也變得陳舊。因為母親在為孩子洗衣時,有時忘記摘下「符號」,有的字體被洗模糊了。這可以向學校申請再補發一個,但必須交上舊的,由校生活部審批。

可是有的同學很喜愛戴舊「符號」,顯示他是重點中學的老同學了,很驕傲。還有的女同學,很珍惜「符號」,從開學發新「符號」那天起,就用一張透明的玻璃紙包起來,再別在胸前,只有到了開大會,參加活動時,才把玻璃紙揭下來。

「符號」不僅是我們當年校園的標記,也是個人的身分,珍愛「符號」,可說是一種美德。

如今,戴「符號」在記憶中,像一只歲月中行駛的小船,漂流在風風雨雨的歷史長河裡,直到不見了蹤影。

上一則

水晶球與新希望

下一則

長鏡頭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