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賀錦麗:打第2劑疫苗後 曾出現輕微副作用

輸入郵遞區號 CDC網站幫你找新冠疫苗

雪飄炭火菇香(下)

那年我留在村裡,和老東家一家過了個年。除夕那天零星地落起雪,正月初一,更飄起了漫天的大雪,山坡嶺崗,樹草木竹,房舍田地都覆上厚厚的白雪。老東家卻忙著叫我們帶上被褥和吃食上菇場。老東家和他兒子、還有我及幾個村民一行人迎著漫天飛雪,踩著尺把厚的雪,跌跌撞撞來到菇場。

隊裡已預在菇場邊用打土牆築了個烤房,杉木為房架,剝下的杉皮苫頂。烤房分兩間,一間架了副通鋪,可睡七、八人,還有鍋灶。放下被褥,老東家立即帶我們在作烤房的那一間擺木架,擺上竹篾編成竹屏,叫他兒子和我去炭窯取炭。

我們挖開窯口,果然是一窯好炭。那青崗木炭根根像棒槌,敲擊之有梆梆之聲,柯拷木炭烏黑發亮,斷面有金屬般的光澤,我們各挑了一挑回到烤房。

第二天清晨,雪依然下著。我們背上竹蔞下到菇場。那一根根橫在坡上的菇樹幹上鋪滿了一層白雪,雪裡一蔟蔟、一片片褐色的香菇菌蓋頂著白雪,很有規律地順著樹身。它們都是從當初柴刀的切口長出的新菇,扒開樹皮上的雪,可以看到有星星點點黑色的菌珠從樹皮下綻出,那是菌絲在樹皮下蔓延長出的小香菇。

我們小心翼翼,但也很快地把已長得大約有一塊銀元大的香菇從根部摘出,放入背簍。下雪天,水分足,氣溫在零度上下,香菇萌發地又快又多,那些未採的小香菇,樹皮上的黑菌珠二、三天後就長大可採了。

採有半簍鮮菇,多採怕壓壞,回到烤房。把香菇一粒粒排上竹屏,架上木架,底下燒起炭火,一會兒,烤房裡熱氣騰騰,新鮮菇類那種植物特有的甜香中、帶點腐味的氣息瀰漫。鮮菇水分大,放一天,菇就開始變質,故要馬上烘烤。

天空飄著雪花,雪中的香菇長勢真好,那樹幹上鋪滿的菇竟似屋瓦般層層疊疊,還頂著雪花。我們在雪地菇樹間攀來爬去,周身是水是汗,心裡卻興奮得很。

晚上,外面飄著雪花,烤房裡炭火通紅,烤乾的香菇散發著濃郁的焦香。我們用行軍壺裝米酒放在炭火上焙,山上竹林挖幾根冬筍,新鮮的香菇加幾片臘肉齊炒,這道閩北鄉土名菜號曰「炒三冬」,因為三種食材都是冬季特有,用新烤乾的香菇乾蒸臘肉,那是一個香氣四溢。喝口滾燙的米酒,嘗口脆爽的冬筍和滑溜的鮮菇,再嚼口乾蒸香菇臘肉,整日的饑餓、疲乏和寒冷都沒了。

烤好的香菇傘蓋為黑褐色,背面的菇褶呈白中微焦黃,搓之成粉。我們把菇傘厚實的挑出,是為厚菇,留下的就是薄菇,小於五分錢幣的就留著自用或集市上賣。花菇、厚菇和薄菇公家有收購。

記得當時的價格,花菇一斤三到四元人民幣,厚菇二至三元,薄菇一元到一元伍角。花菇、厚菇據說都出口換匯了,只有薄菇賣給市民,我們過年憑證買的就是。我們最喜歡買的是不收購的小香菇,八、九角一斤,香味不差且細膩。

大雪下了三、四天,十幾天都未溶盡,我們在山上待了半個多月,算算採到的香菇可為隊裡每個勞力增加百把元的收入,可把身為生產隊長的老東家喜壞了。

現在紐約華人區有很多商店賣香菇,桶盛袋裝的看外形都是厚菇、花菇,但香氣真是缺缺。因為都是人工選種,用袋裝木屑加上人工調配的營養劑,於室內培育,菇的外形可控;長成後的菇,產家絕不會用如今成本高且不易得的木炭烤,故無炭烤獨有的焦香,徒有外形而無其味,哪比得過當年那天然的香菇。

大前年,我回到當日的山村,見到插隊時的好友、老東家的兒子,老東家已走了幾年。憶及當年雪天採菇,他說上世紀九○年代山上的林木已伐空,近年國家才封山不讓砍樹,也許百年後山林才恢復原樣。他在山上偷砍了幾株遺下的樹,收點香菇自食,送了二斤給我,說是用自家灶中炭火烤的。我帶回美國,每次熬排骨之類的肉湯,都掏二、三朵泡水,學母親也剪成條,連泡菇水一起倒入鍋中;逢年過大節,就奢侈一下,抓兩把蒸火腿臘肉,兩斤香菇伴我過了兩個年。這少時的菇香今生再難嘗到了。  

➤➤➤雪飄炭火菇香(上)

人民幣 美國 紐約

上一則

千里萬里(六)

下一則

一起玩大富翁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