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耶魯華生命案警發通緝令 潘勤軒正式被列為兇嫌

川普重返舞台 否認建新黨 「將3度擊敗他們」

《老照片說故事》葵花初綻

作者(左一)一九六一年的合影。
作者(左一)一九六一年的合影。

一九六一年這張照片中,左一站立的小青年是我,這是我出生十七年來的第一張照片。照片標題「一九六○─一九六一學年度波陽二中全體執委留影」,可惜「鄱陽」被亂簡化成「波陽」了。

我一九四四年出生於鄱陽壩頭小村,父母是貧苦農民船民,常常外出撐船運貨。我便成了留守兒童,與祖母在家相依為命。

一九五三年村裡辦了學校,只有一位老師和一個複試班,一、二、三年級共三十幾人在一個教室上課。我九歲上學,兩年讀完三個年級課程,以第一名的成績考進了完全小學四年級。一年後,父親生病,十二歲的我便輟學,幫助父親撐船,當了我家「第一個小農民工」。

父親讀過三年私塾,白天抱病帶我撐船,晚上給我補課。父親多次勸學,反覆說:「三年不念書,全家都變豬!世上什麼苦?養鴨撐船磨豆腐!世上什麼高?讀書求學搞創造!」輟學一年內,老師三次到我家勸學:「徐國明總是考第一,很會讀書啊!再不上學,太讓我們老師心疼了。」恩師勸學時對我的誇獎和心疼,猶如古剎鐘聲,猛烈撞開我父母的心胸。一九五八年,老師讓我跳級一年,從四年級跳入六年級畢業班,還擔任「饒埠小學少年先鋒隊大隊長」。

一九五九年暑假畢業,我被保送到剛創辦、吃住學費全免的「鄱陽縣初級師範」讀書。入學三個月,老師發現我不僅讀書勤奮,而且能寫能畫,立即指定我擔任「學生會執委」,負責出壁報宣傳工作。

冬天,鄱陽湖寒風凜冽,我爬著木樓梯,用漿糊大刷子在牆外迎風張貼十大張元旦壁報,雖然手指頭凍僵了,但內心依然火熱;因為我幾乎是一個半工半讀的農民工學生,一年寒暑假三個月,加上三十多個周日,我幫助父母撐船拉縴,挖藕充饑,養成了不怕苦、不怕累、不怕冷的習慣。

至於在如此饑寒交迫時,照片中的我,臉蛋為什麼圓圓胖胖像「葵花」?這是因為我在學校食堂兩年來,雖然吃的是粗茶淡飯,但一日三餐、一稀兩乾,基本都能吃飽。更重要的是,父母、老師、同學對我都關愛有加,創造了積極感恩的美好心態,所以「心寬體胖」。

於是,我那十七歲的稚嫩青春,猶如剛剛綻開的圓圓葵花,迎著理想的陽光,一步步抬頭挺胸,健康成長。

上一則

千里萬里(六)

下一則

一起玩大富翁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