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幾乎無口罩且不信疫苗 密西根共和黨聚會爆感染

IRS今發最後一批1400元紓困支票

我是少年拾荒者

一九五八年,我才十三歲,還是上海徐匯區宛平路小學五年級學生。那一年,我在上海經歷了大陸轟轟烈烈的「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 三面紅旗運動。六十二年過去了,這場席捲大江南北的全民運動至今仍記憶猶新,歷歷在目。

大躍進是當年中國提出的社會主義建設總路線,在這個大背景下,開展聲勢浩大的全民大煉鋼鐵運動。當年提出鋼鐵產量要「趕英超美」,即「十五年內趕上英國,二十年內超過美國」,目標是一年內要完成「一千零七十萬噸鋼」,老老少少齊上陣,土法煉鋼,寸鐵必爭。

全民煉鋼可謂人人投入,熱火朝天。大煉鋼鐵的烈火也折射到我幼小的心靈,我當上了撿廢銅爛鐵的「少年拾荒者」 ,每天下課後與同學們三五成群走街串巷,四處尋「寶」 ,把角角落落散落的破鐵皮撿回來。一次,我在堂弄深處找到幾枚小鐵釘,我如獲至寶,趕快把釘子撿起來,回收再利用。不料,此舉竟受到班主任老師的口頭表揚:「搜集廢鐵,就是連小釘子也不要放過」 ,這番話讓我心裡感到甜滋滋的。

放學回家,我也忘不了到處挖「寶」,在三樓廚房間,把不用的鐵鍋、炒菜的鐵鏟等也集中起來回收,積少成多,送到學校。媽媽也幫我清理小時候的玩具,早已生銹的鐵皮汽車、沒有小輪盤的溜冰鞋、還有鐵公雞等都「一網打盡」 。為了找廢鐵,我們全家一齊動手,想方設法尋找家中廢鐵。

宛平路原屬法租界,原名汶林路。我家住的是西班牙式連體公寓,二排共有二十幢住房。一九四八年,我的父親用二條銀子頂下其中一層住房。這西班牙式洋房都是暗紅色瓦房,鋼窗鐵門,是宛平路上屈指可數的建築。大煉鋼鐵旋風來襲,宛平路大變樣,弄堂圍牆統統被推倒打通,鋼窗鐵門的外防護鐵欄都被工人用電焊槍一一割下,鐵窗鐵門堆積如山,成了大煉鋼鐵的最佳原料。

如此一來,我家弄堂由「死胡同」變成四通八達的「活弄堂」,弄堂口再也見不到「鐵將軍」 (鐵門)把守了;從白天到黑夜,弄堂呈全開放式,人人都可以自由進出。說來還真有點蹊蹺,那個時期郤很少聽到有男盜女娼的事發生,治安很少亮紅燈。

人們的心思較單純,為了大煉鋼鐵,完成硬指標,絞盡腦汁,挖空心思找廢鐵,甚至連馬路邊下水道的鐵蓋子也被摘掉「鐵帽子」 ,換上石頭罩子。所有這些可以煉鋼的材料被很快搜集起來,送進附近一家消防器材廠,連夜土法煉鋼,變廢為寶。

美國 中國 汽車

下一則

張大千「春山雲瀑」失竊29年 他轉賣1.3億台幣遭起訴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