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挑戰楊安澤!」 5日下午6時 邀您線上交流

疫苗帶回家幫家人施打 伊州藥劑師遭開除

《老照片說故事》硝煙瀰漫憶「聖心」

照片中聖心學校及聖方濟各天主堂的外圍硝煙瀰漫。
照片中聖心學校及聖方濟各天主堂的外圍硝煙瀰漫。

夾在舊書中這張幾被遺忘的泛黃老照片,已記不起是誰拍的,對照片背景硝煙瀰漫的「聖心學校」 及其教堂卻記憶猶新。

記得小時有一年,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故,到處都是警察和軍人。懵懂的年齡對大人們的談話內容,什麼「聖心 」呀、「政變」呀、「吳廷琰」呀等字眼, 一竅不通 。等到八、九歲時,我才知道「聖心學校」和「聖方濟各天主堂」同在一圍牆裡,離我家只有幾公里路。

父親在晚餐後有散步的習慣,我們跟隨他由家裡走向市中心。父親來到聖心就拐彎進入同慶大道。那裡燈火輝煌、熱鬧異常,尤其是中興戲院,更是人潮洶湧。去時因還早,天空仍留著夕陽餘暉;回程天空黝黑,教堂的塔尖映在灰暗的蒼穹,我有莫名的恐懼, 愚笨地選擇靠著教堂外牆的牆腳走,反正認為眼不見心就不怕。

後來我轉學到公立學校上課,從聖心學校門口,沿著同慶大道直往前走,來到賽瓊林酒家,拐彎就是著名的「福德學校」。每天上午、下午,上學、放學都經過聖心,那裡有很多小販,我們兩兄弟總是光顧其中一個賣冰淇淋的。

一元只能買到一支冰棒,小販熟練地用刀把它切成兩塊,插上竹籤,我們嘻嘻哈哈邊舔著冰棒、邊望著教堂塔尖,恐懼的心理不知何時已一掃而空。

長大後,讀越南近代史才知道一九六三年十一月一日,楊文明帶領軍隊推翻了南越吳廷琰政權。吳廷琰總統和其胞弟吳廷瑈顧問得到堤岸潮州幫幫長馬國宣庇護,暗中從西貢的總統府轉移到堤岸市中心的華人教堂「聖方濟各天主堂」。翌日吳廷琰雖俯首投降,在押回總參謀部途中仍被槍決。

一九六八年戊申春節,越共趁著停火期間突擊南越,勢如破竹,一路攻到西貢。華人集中的堤岸也籠罩在戰火中。到處是斷壁頹垣,學校和宗教場所也不能倖免。

照片中聖心學校及聖方濟各天主堂的外圍硝煙瀰漫,附近坍塌的民宅更是千瘡百孔。教堂原本由法國牧師Pierre d’Assou購買同慶大道末段的一片三公頃住宅地來建造;一九〇〇年十二月三日,西貢主教Mossard為教堂奠基;一九〇二年一月十日,教堂落成,Pierre d’Assou又在教堂範圍內增設了聖心學校。

因同在一圍牆內,不是教會中人,總誤把聖心學校和聖方濟各天主堂混成一體,稱為聖心。

一九七四年四月,南越淪陷。所有私校都國有化,華校也不例外,尤其是教會主辦的更是新政權的改造對象。大規模如耀漢中學、鳴遠中學被關閉徵作它用。聖心學校及其教堂經歷一個世紀、兩個政權,能生存至今算是一個奇蹟。

方濟各 華人 警察

上一則

賣二手書的MK仔

下一則

夏夜捕流螢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