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抗疫優先 美再延中醫療貨品關稅豁免期

楊安澤:讓各族裔公平享用資源 基本收入促疫後復甦

機關食堂瑣憶

在眾所周知的三年生活困難時期,我正在一個縣級市的團委工作,每天要去機關食堂打飯。那時去打飯要憑機關的專用飯票。食堂由機關行政秘書和生活會計管理,每月按各人糧食定量發給飯、菜票,從當月工資中扣錢,不用自已買。若發放的飯、菜票不夠吃時,可以再拿錢和糧票去買飯菜票。

機關幹部的糧食定量有限,根本吃不飽,多靠親友從牙縫裡省出來接濟。經濟好些的幹部,也有從私人手裡買糧票,然後再去機關食堂買飯票的。食堂的飯票種類很多,有各種饅頭票、各種扒谷(即窩頭)票、地瓜票等。菜票等同錢數,票額分為五角、一元、二元、三元等。

我們的食堂設在離機關很近的一座古老關帝廟裡,解放前曾是國軍的忠烈祠。房舍高大寬敞,每逢開飯,伙房的炊事員,排成長長的一溜。有賣主食的、賣副食的、賣菜餚的,還有賣黏粥、稀飯、豆腐腦的。當時食物以粗糧為主,細糧為輔,瓜菜是主要的副食。主食有白麵饅頭、麩子饅頭、地瓜乾麵扒谷、摻了少量豆麵的夏高糧扒谷(若常吃此物大便很困難,只能偶爾吃)、煮熟的地瓜等。主要副食是用豆粉加蘿蔔纓或辣菜纓製的小豆腐,或以此為餡,用少量麵粉加地瓜乾粉蒸製的大菜包。

菜餚方面,多是冬瓜、白菜、蘿蔔、芹菜、茼蒿,以及其它綠葉菜,能頂飯的菜如土豆、山藥、南瓜等已很少吃到。葷菜品種不少,但油水不多,裡邊的肉更是屈指可數,素菜就甭說了。幸好每逢節日,如清明、五月端午、八月十五等,食堂要改善一下生活,魚肉蛋上鍋,菜餚比較豐富,大家交上飯菜票各人領一份,帶回去和家人共享。

食堂菜案上,兩位師傅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一位是高個子李師傅,婦女家屬特喜歡到他案前打菜,女同志邊打菜邊和他啦呱,他打著打著就打多了!

另一位是愛寫詩的譚師傅,他可能是伙房的頭,每天在院子晾曬冬瓜皮、冬瓜籽,曬乾後賣給藥鋪,是食堂一筆不小的收入。他有空就找塊小黑板寫幾句詩,放在食堂門口旁。賣菜時,他將菜舀在勺裡,一點一點地往碗裡顛,一勺顛完了,不夠數再舀一些,直至達到應有的數量,決不會一次舀夠。有人問他為什麼,他說若一次舀多了,再往外弄,你會不高興的!

上一則

漁翁島上的童年

下一則

假設性問題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