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中國禁台灣鳳梨 香港恐跟進:若發現病蟲害將拒入境

福原愛為婚變騷動道歉 日媒曝「不離婚」江宏傑真相

《老照片說故事》狂人集團

測量隊員的合影。
測量隊員的合影。

一九五四年秋,我考進了設在台灣台南的工學院土木工程系,系內分甲乙兩班,每班各有學生四十人,都是來自各地省立中學的優秀學生。大三時,平面測量是兩班必修的課程,快到暑假時,系裡便和政府簽了合同,承包了一項測量工程,於是便以完成大三學業的一些學生組成測量隊,完成這項工程,達到學以致用的目的。

「狂人集團」便是那時測量隊的成員,我是其中一員,大半是系裡家境清寒、成績優秀的同學,因為有薪水可領,可以解決下一年度學費和生活的問題。測量期間,已經沒有甲乙兩班之分了,大家都打得一片火熱,感情十分融洽。

大學畢業時,大家特地穿上測量制服,照了張相片,就命名為「狂人集團寶寶聚會」,相片後面還有每人的簽名。

測量隊的領隊是周龍章老師,那時是系裡最年輕的老師,教大地測量,班上的講義便是我為他刻鋼版刻出來的。測量的地點是在苗栗苑裡一帶,他派我負責全線的水準測量,是定出全線的高程,十分重要。

暑假測量任務,有兩件使我難忘的事。一件是住在苑裡一家農村家裡,一個夜裡,我已經躺在床上,正要入睡,忽然聽到許多「吱吱」的聲音;睜眼一看,大吃一驚,原來是許多老鼠在開派對,一對對,一雙雙,跳來跳去,和人間的舞會沒有什麼兩樣。另一件是當我扛著水準儀經過一片竹林時,突然看到竹子上一條有劇毒的青竹絲,兩眼兇兇地瞪著我,我馬上機警地慢慢向後退,否則被牠咬上一口,豈不一命嗚呼?

台灣

上一則

漁翁島上的童年

下一則

假設性問題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