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54.1%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台本土確診增185例、15死 陳時中:疫情往好的方向發展

也談民辦教師(下)

再者,當時父親教學上最大的挑戰是語言問題。偏鄉之間由於本身農畜產品自給自足,對外交通不便,人口的不流動與對外的不交流,常見「五里不同音,十里不同調」的隔閡。加以瀏陽市地處湘贛交界,本為湖南、江西和客家三大不同語系的匯合點,同一地區語言交流本有障礙之慮。孫家段的居民習慣用的瀏陽上北鄉話,腔調接近所謂的瀏陽話,隸贛語系的宜瀏片(宜春和瀏陽);而我們劉家內部交流則是以聲調近似湖南長沙官話的瀏陽下北鄉話,屬湘語系的長益片(長沙和益陽),其中的差異可想而知。

父親坦言他曾臨時抱佛腳,下了狠功夫學習上北鄉話數日,就趕鴨子上架「開班授徒」了,我則訕笑父親這般的語言交流水平,其教學品質就不敢恭維了。

一學期約四個月的時光轉瞬即逝,父親直言不知是孫校長認為父親的教學並不特出,抑或深覺年輕的父親是個能夠讀書的好苗子?孫校長竟然鼓勵父親離開初級小學教職去報考高中,並一次性地發放了父親一學期的工資──一張可以到某商號兌換二十擔穀子的「糧票」。

往後的發展是,父親如願在稍後一九四七年暑期考入了湖南省立第一高中,這二十擔穀子的「糧票」正巧足夠支付一個學期的學雜費用。半年後,父親轉入南京的國民革命軍遺族學校高一下,開始以抗日烈士遺孤的身分接受國家的給養,一九四九年在內戰的紛亂下隨學校播遷到了寶島台灣。殊不知,當年孫校長「委婉迫使」父親離開初小「教席」的決定,改變了父親的一生。

父親在台灣完成高等教育後,除了任職醫學研究所研究員的六年多光陰,和短期地擔任「技正」一職以外,其餘的工作時間都是像他所言過著「吃粉筆灰的教書匠」的日子。在父親六十五歲臨退休前,念茲在茲的是如何發揮自己的餘熱,義務前往泰國北方的美斯樂(當年真是窮山惡水的偏鄉),去獻身「金三角」孤軍後裔的教學事業。

隨著兩岸開放交流的熱潮,父親如願地和當年孫校長的親侄女、也是父親永安中心小學同班同學的孫每克阿姨,在失聯四十多年後重新取得了聯繫。孫阿姨那會兒已長居雲南昆明,出身教育世家的她對西南大山裡少數民族學童的教育極表關注,父親正好把他原先想要下鄉支教的熱情,化作捐款,請孫阿姨帶到「希望小學」的贊助計畫中。從此家中會定期收到來自雲南的書信,父親展讀後也一一回信鼓勵這些在學青少年。

➤➤➤也談民辦教師(上)

教育 台灣 退休

下一則

柏克萊加大畢業 律師轉行演唱 顧忠光入圍葛萊美獎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