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施打疫苗破9000萬劑 確診近2900萬

防震棚和柴火灶

一九七六年唐山發生大地震時,我們陝西也有震感,房間的燈突然搖晃,人們意識到發生地震了。隨後幾天,為了預防餘震,大家就把床板架在桌子上,再鋪上棉被,人睡在床板下面,混了幾夜。不久,唐山的傷員也來我們城市治療,氣氛緊張。為長期抗震,單位的領導布置,各家在籃球場上搭防震棚;我們用棍子撐起塑料薄膜,勉強搭成一個簡易的帳篷,孩子們感到很新鮮,爬進爬出,好在那是夏天,問題還不大。  

集中住在籃球場上的生活很不方便,人們就想辦法在自己宿舍前面的空地上,搭好一點的防震棚,那裡原先是種花的園地,這時候顧不上了;好在我們的宿舍都是平房,就是震塌了,也影響不到房前的防震棚。我趕忙上街去買牛毛氈,準備作棚頂,這種東西我以前從來沒有買過,結果哪裡也買不到,早就被人們搶購一空,好在我們有學生在物資公司,就請他們給我們買了一捲。

家在附近張家堡生產隊的學生谷明利知道我們要搭防震棚,及時給我們拉來一架子車的玉米稈,解決了扎邊牆的材料。費了幾天時間,我架起棚頂,扎好玉米稈牆,兩面抹上泥,留好進出的門道,一間簡易防震棚就成形了。我泥牆時,三歲的小兒子跟在我身邊看,也學著抹泥,留下那時代難忘的記憶。

那時我們倆口子加三個孩子,住兩間平房,感到很擁擠,洗澡盆之類的東西都盡量掛在牆上;突然有了防震棚,好像擴大了居住面積,吃飯桌就搬到棚裡。老二初中就要畢業,要準備考高中,就在棚裡給他安排一個複習功課的角落,拉電燈照明。

我特意在棚的門道口泥了個柴火爐子,安上煙囪,老伴就開始在那裡做飯。我們學校樹木雜草多,兩個大一點的孩子就收集柴草作燃料,火力大,比在房間裡做飯方便,這是防震棚帶來的意外收穫。一家五口在防震棚裡做飯、吃飯,別開生面,也是樂滋滋的。

做飯不能是無米之炊,於是老伴向領導提出申請,讓她和三個孩子從集體戶口裡退出來,自立戶口本,可以到糧站買糧。由於我們是南方人,按規定每人每月可以配給一斤大米,過春節時能多買幾斤。碰到紅薯收成時,按紅薯五斤頂一斤糧食的比例搭配。紅薯一下子吃不完,只好切片曬乾保存,門前地上攤開被單曬紅薯片。

老伴向本地朋友學習,學做西北飯。鄰居老高的老伴是老工人,很會做飯,老伴向她學了好幾招,其一是南瓜蓋被子,就是底下是半鍋南瓜,上面蓋一個薄麵片,符合困難時期「瓜菜代」的標準。燒熟後,麵片也略帶南瓜的甜味,一開始孩子們也愛吃,

但吃了幾次就不愛吃了,而且還留下了記憶,一輩子都不愛吃南瓜。其二是魚兒,聽起來好聽,其實是用苞穀麵攪成糊糊,然後舀到有很多洞孔的竹編框裡,漏到開水鍋裡,燒成一段段像蝌蚪大的玉米麵魚兒。一家五口每天就這樣幸福地過日子,感到大家都吃飽了。

冬天來了,防震棚裡由於做飯燒柴火,面積又不大,保溫效果好,比房間裡還暖和點。一家五口圍桌吃飯,熱呼呼地很高興。為了儲存冬菜,我又從本地同事那裡學會在防震棚旁邊挖地窖,把配給的蘿蔔埋在裡面,需要時挖出幾個,感到很有成就感。

這些六○年代防地震的片斷揮之不去,成了人生別有情趣的記憶。

地震

上一則

假如沒有電

下一則

〈會笑媽媽〉鬼屋怕嗎?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