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美3157萬人確診 已施打2億228萬劑疫苗

經濟復甦 加州就業機會連2個月增加

昔日運河邊縴夫

我的故鄉在魯西北,是一個水、陸交通方便的小村莊,它的三面被京杭大運河環繞著。河畔的居民享受著這舟楫之利,物阜民豐。在七十多年前,河水由南向北淙淙地流淌著,從未斷過流。除了汛期波浪洶湧澎湃之外,一年當中大部分時間都是那綠如藍的河水靜靜地流著,過往的船隻在河裡穿梭而行,輝映出船家理想的「一船明月一帆風」的憧憬。淩晨,村裡的人們有時被艄公嘹亮的啟航號子喚醒。

順流而下的船隻,艄公們欸乃聲聲地搖著櫓,顯得分外的輕鬆,船隻輕快地飛馳著。逆流而上的船隻可就沒這麼容易了,艄公們在甲板上盡力、毫不鬆懈地撐著篙船才能前進,再加上吃八面風的船帆的助力;這還不夠,必須有縴夫們在岸上拉縴,船才能逆流而上。

一艘大船一般要有十個左右的縴夫拉縴。拉頭縴的縴夫是一個熟悉路徑有經驗的人,所以他掙的錢比其他的縴夫多。只見他們含胸拔背,一根長約二尺寬約兩寸、兩頭連著縴繩的光滑木棍斜挎在胸前,背著雙手吃力的拉著縴繩,配合著頭縴夫的步法,時而還得高聲、哼哼吆吆地配合著船上艄公的號子,這樣就轉移了不少拉縴的疲勞。

夏天他們都是赤膊上陣,下身穿條短褲,皮膚被日光曬得黝黑赭紅,在陽光下閃爍著健康美。他們項背強健的肌肉與拉縴的步法有韻律的伸縮配合著,不少時候是汗流浹背的拉著縴。不過也有不少輕鬆的時刻,那就是船上特有、每天吃四頓飯的時候。「開飯啦!」他們圍坐在甲板上吃著雖不豐盛但很解饑的飯,有的縴夫邊吃飯邊聽著、說著葷段子,傳來一陣陣哄堂大笑。

吃過飯,各就各位繼續撐篙、拉縴。日落西山很久之後,盼來了停工拋錨吃晚飯。然後,縴夫們就近的回家,路遠的在船上過夜。多年前隨著運河的斷流,船運消失了。縴夫也就同步無影無蹤了。

肌肉

下一則

華裔書法家祖孫三代 登時報廣場大屏幕籲保護地球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