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施打疫苗破9000萬劑 確診近2900萬

國稅局找不到人 百萬人恐無錢領

《老照片說故事》計算尺

計算尺。
計算尺。

搬離住了將近三十年的芝加哥時,多年累積的家具用品既多又難割捨,大型家具折價賣給新屋主,其它物品送、捐、丟;有感情、捨不得丟的用品則先寄到女兒家。今年來看女兒,就找機會把東西整理整理。老婆翻出一個東西問:「這是什麼?要留嗎?」我接過來看,是一個圓盤形計算尺。有手機、有筆電,誰還用計算尺?但它勾起我一段回憶。

二十世紀五○、六○年代,台灣尚未脫貧,大多數家庭生活並不容易,我家主要靠祖父、父親做建築木工養家。

幸好,父親聰明、勤奮當上了包工,要包工程就要會報價,那時代的計算工具是算盤;記得,每隔一段時間父親就會帶藍圖回家,之後就會連續很多晚「滴滴答答」打著算盤到很晚。

用算盤計算建築成本並不容易,幾年後,父親買了一個圓盤形計算尺,眼看著父親拿著圓盤轉啊轉,就完成計算。父親在忙,我只敢問那是什麼,而不敢請父親教我用。

再過幾年,父親買了部計算器。我記得第一代計算器按鍵很大,有計算器後,計算尺就被冷落一旁。

我上大學後,偷偷把父親的計算尺帶去學校用。摸著摸著終於搞懂計算尺的使用方法和原理。我上大學時,計算器已經很普及。我拿計算尺,只是想了解它,並沒有用在課業上。

計算尺就像一個生不逢時的人,在前有算盤、後有計算器的小小夾縫中,一下子就被時代淘汰了。雖然沒使用多久,我仍然感恩計算尺。

在那個貧困的年代,這個計算尺幫父親完成多件工程計算,家計的改善讓我和弟妹們能衣食無憂的成長,也讓我們都能順利受教育

台灣 手機 教育

上一則

老子的聖人不仁

下一則

油條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