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確診逾3192萬 26.9%民眾完成接種

史丹福、加大、州大師生 打完疫苗才能返校

調幹生上大學(下)

調幹生學生發一張免費飯卡,卡值十二元。就餐時,在餐廳入口處一伙食科工作人員把飯卡上每日某餐的方格內打一個叉;進門後,右側隔著長方桌後面,依次擺著幾個金屬菜桶,每個菜桶後面站著一個戴白高帽、穿白布衣服的炊事員,給學生打菜。

中午一般有兩葷兩素,每人可選兩菜,但葷菜只能選一種。雖然是大鍋菜,但味道極好。主食放在大廳中央,一般是米飯和饅頭自取,多少不限。調幹生每月再發十三元津貼。伙食費和津貼兩項合計,與我入學前的工資額相當。不過各調幹生原工資不盡相同,上學後經濟待遇卻一樣,這同縣文教科保送時告訴我帶工資學習,稍有出入。

不知為何沒有開學典禮,開課前一天是周日,我和浙江朱姓同學相約,到大上海市區逛逛。當時沒有地圖,我兩均是鄉下佬,怕迷路回不到學校,決定若迷路就到火車北站坐車到西站,走到學校只需二十多分鐘。

在市區什麼地方熱鬧,就去什麼地方。早餐後,我倆胸前掛上新領的校徽,右肩背上一黃色帆布挎包,就從學校出發,步行到西站附近的中山公園。公園大門口原來是公交車終點站,有四、五輛車,頭尾相接,停在人行道旁。第一輛車右側人行道上,豎著一塊木牌,標示「十中山公園」。車內坐著一女售票員。我上前問:「同志,十路車開向那裡?」「南京東路外灘。你們想去哪?」「想去市中心最繁華熱鬧的地方。」「那就坐我這輛車,到國際飯店下車。」

上車後買票,票價一角。途經靜安寺時,看到有軌電車,車廂外觀就同現今電視劇看到的,三、四○年代上海灘駛行的有軌電車。在南京西路西側看到一個大門上方「百樂門」三個大字;解放前,我讀過一些以上海灘為背景的言情小說,對舞廳百樂門以及街道霞飛路、四馬路等名稱,記憶猶新。

在國際飯店站下車後,就走到飯店大門前的人行道上,仰頭看這幢上海最高的共二十四層的建築,就想起一九四六年在上海法學院就讀的堂表哥,對我說的一句話:「國際飯店很高,仰頭一看,帽子會向後脫落。」他說的真沒有錯。從國際飯店向東走,只幾分鐘就到了當時上海最大的商店——上海第一百貨商店。

該地段的繁華街上,有些年輕女士,穿著花色鮮艷的旗袍,嘴唇抹了淡淡的口紅,燙過的長長的黑髮披肩。美麗的形象頓時使我想起了大文豪魯迅說過一句話:「把女人譬如為花,真是天才。」不過,當時我在浙江一些城鎮,知識女性幾乎個個都穿著藍色或黑色的列寧裝,號稱革命化,和男人的著裝沒有什麼不同,失去了女人的丰采,「女人是花」的比喻也就不大像。

中午吃了三個肉餡大包,很可口,每個只需五分錢。一直逛到華燈初上,意猶未盡,但翌日就要上課了,不得不回校,不過沒有迷路。感覺上海真好,做個調幹生很不錯,食宿無憂無慮,還有零花錢。當時默默地告誡自已,要努力學習,報答黨和人民,為建設一個富強的新中國而奮鬥。

➤➤➤調幹生上大學(上)

中國 小說

下一則

台作家林奇伯新作「極地紀」 書寫芬蘭藝術家駐村經驗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