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一洲焦點/拜登強化供應鏈、一人公司也可申請PPP

拜登將簽行政命令強化供應鏈 白宮:台灣是重要夥伴

當年養豬

我們這些城裡長大的孩子,七○年代到偏遠的小山村下鄉落戶之前,只知道豬肉噴噴香,不怎麽了解豬是怎麽養的。到了村裡以後,發現這裡的豬都是「走地豬」,即放養的豬。不是那種圓滾滾胖乎乎,走起路來一扭一晃的大肥豬,而是精幹瘦小,不,是骨瘦如柴的土豬。

由於當時村民時常吃不飽,他們的豬不是養在豬圈裡,而是滿山遍野到處找食。土豬與村裡的狗為伴,到處亂跑,竄得和狗一樣快。只是到了傍晚,各家大聲地呼喚自家的豬,在刷鍋水裡灑上幾把磨麵剩下的麩子,一邊敲著餵豬盆,一邊高聲喊著,「嘍嘍嘍…」,土豬們就從各處飛奔回家,享受每天這頓唯一的晚餐。

夜裡,土豬們一般在各家窯洞前或者院子裡歇息,餓狼有時會進村覓食,村裡的狗自然會與餓狼撕咬搏鬥一番。就像人若有退路,一般不會拚力搏鬥一樣,看家護院的狗有謀生之道,如果沒有村民起來吶喊或幫助,它們不會與狼拚死一搏。而餓狼則是背水之戰,瘋狂撕咬。所以搏鬥中,總是餓狼占上風。

聽到土豬被狼拖走吃掉了,我們很奇怪,這土豬雖瘦,也有幾十斤,狼是如何拖著土豬,同時突破看家狗的圍追堵截,逃出村子的呢?村民繪聲繪色地告訴我們,當凶神惡煞的餓狼衝到土豬身邊時,土豬已經嚇破了膽;餓狼叼著土豬的耳朵,拽著土豬逃往村外,而土豬早就嚇得六神無主,乖乖地跟著餓狼跑上不歸之路。

為了有肉吃,我們也養了一隻小豬崽。那是一隻「洋豬」,即品種優良的豬,而且是養在豬圈裡,這樣我們的菜園就有肥料了。這隻小豬圓滾滾的,粉色的短鼻子向上噘著,豎著兩只轉來轉去的小耳朵,一雙黑亮亮的眼睛。只要有人走到豬圈邊,它就會熱情地仰著頭跑過來,鼻子裡不停地哼著,黑黑的小眼睛盯著你,彷彿在問,是不是給我帶來什麽好吃的。

我們當時口糧很緊張,人都吃不飽,更不要提餵豬了。村民告訴我們可以用杏樹葉餵豬,怪不得我們看到村裡的老太太爬到樹上擼樹葉呢。有的同學還開玩笑說,陜西八大怪應該加上一條,「老太太上樹比猴快」。

於是,我們輪流每天給小豬去擼杏樹葉。勤快的人就擼的多一些,懶惰的人就擼的少一些。有一天,負責餵豬的人跑進窯洞,大喊:「我們的豬不見了!」原來,小豬再也不能忍受饑一頓飽一頓的日子,奮力跳過半人高的豬圈墻,自己出去找吃的去了。

我們幾人匆忙緊急出動,到處尋找那隻半大豬崽,唯恐它成了餓狼的美餐。自從豬崽那次抗議以來,我們一方面加高了豬圈的圍墻,一方面改善了豬崽的生活,以免好不容易辛苦養大,即將到口的香噴噴豬肉,成了餓狼的盤中餐。

忙完了秋收,金黃的落葉在秋風中飛舞,天氣漸漸涼下來了。一天,我們決定殺豬享受美食。一個人借來長長的殺豬刀磨刀霍霍,另外幾個人手拿繩索笑嘻嘻地走向豬圈。

我不忍心看到這最後一幕,悄悄地走到院外,想著小豬崽翹著鼻子,嘴裡哼著,眼睛亮亮地看著我的樣子,心裡有些不捨。不一會兒,傳來豬撕心裂肺的嚎叫,想著它正在拚命地掙扎反抗,我心裡默默地念著,豬呀豬呀你莫怪,你是人間一道菜。

幾十年過去了,小山村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由於收入提高,村民手裡都有了活錢,不但走地豬沒有了,村民想吃豬肉就隨時可以買到。我們養豬的經歷也成了過去。

上一則

旅行的土星人

下一則

危機管理專家教你溝通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