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仇恨亞裔犯罪法 參院92:6通過議案

小包裝番茄醬缺貨 黑市叫價20小包100元

也談民辦教師(上)

最近閱讀了兩篇關於落後偏鄉學童受教的感人故事。頭一篇是上下古今版馬良驥先生的大作「山村教書記」。馬先生文中憶及一九七○年代,他本人在中國大陸農村插隊時,曾擔任過四年民辦教師的往事。只見鄉里間民風淳樸,敬重馬老師的幹勁和熱忱,偏鄉學童也有最終升學至大學者,馬老師的啟蒙居功厥偉。

另一篇則是有關住在安第斯山脈山腳下的聖胡安省,現年十二歲名為Nicanor Quinteros的阿根廷男童。他九歲那年,為了幫助故鄉失學學童,竟在祖母家的後院辦起了簡易學校。他以木板帆布搭設了一座看似供流浪漢棲身的窩棚,並用空水果盒當椅子,就此開啟他的義務教學生涯。他每天早上騎自行車到四公里外的正規學校上課,放學後就把在課堂內所學與「學生」分享。這約四年來的義行讓他廣受矚目,連省長都親訪讚揚他是一位英雄。

這兩篇文章除了讓我對故事中兩位主角的欽佩外,也感觸到偏鄉教育資源的不均不足,舉世皆然。此外尚憶起在杏壇執教的父親,也曾是一九四○年代偏鄉裡「民辦教師」大軍中的一員。

話說一九四五年抗日戰爭勝利後,父親獲湖南省復原委員會幫助,前往湘西辰溪縣國立第九戰時中學報到。由於戰亂之故,學生所需的就學證明和成績單全數付之闕如。不過僅在長沙市立中學讀過初中一年級的父親,在「編級考試」的成績發表後竟直接分到了初三。

一九四七年一月,父親初中畢業,獲知湖南省教育廳為統一學制,各年級新生必須自暑期開學上課,因而當年春季班的入學被取消,父親無奈地先回瀏陽市永安鎮的老家另作打算。

所幸沒多久,父親原先在永安中心學校的恩師孫老師,邀請父親到孫家原籍的永安鎮孫家段的初級小學擔任教員,時年十六足歲的父親就執起教鞭,擔任起「民辦教師」,教授一、二年級學生了。那時的場景正是馬良驥先生文中提及的「複式班」,亦即多個年級的學童集中在同一間教室之中,父親在這個角落上一年級數學或自然課,而孫校長(即孫老師)在另一頭教授二年級的文史課程,教室中倘若還有其他年級的學生則自行閱讀溫書。看來父親口中的「複式教學」在當時的偏鄉是非常普遍的。

孫家段距離我們老家──禮耕村耕塘劉家大屋,大約有兩個小時的腳程,父親只在周末之餘才有機會返家一趟,還好這份教職包吃包住。父親念念不忘且視為珍饈美饌的是每周打牙祭的那頓晚餐中,必然有的一道蒸雞蛋的美味,當年偏鄉物資的匱乏和營養的不足,可見一斑。

➤➤➤也談民辦教師(下)

教育 升學 中國

下一則

張大千「春山雲瀑」失竊29年 他轉賣1.3億台幣遭起訴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