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梅根、哈利王子專訪 授權費700萬、30秒廣告要32.5萬

參院通過紓困案 拜登:救援已上路 兌現承諾邁大步

少年網球夢

我上海的老家做在法租界汶林路,現在叫宛平路。一出弄堂口就是衡山飯店以及上海頗具規模的室內運動埸──風雨操場,而上海運動隊就進駐在風兩操場對面的高樓大廈內。

約步行十分鐘就是上海常熟游泳池網球埸,小時候路過這個網球埸就喜歡站在竹籬笆外面看人家打網球,心裡卻暗暗夢想,有朝一日也能在網球場上瀟灑揮拍該多好啊。

只要敢做夢,夢想總能成真。一九五八年,我十三歲那年,適逢上海市徐匯區少年業餘體校體操班和網球班招生,這正是天大的喜訊,我當即報考網球班。

在田徑項目測試時,六十公尺短跑,我取得九點二秒成績,考進了徐匯區少年業餘體校網球班。當我拿到貼著我照片的體校學生證時,我開心得跳了起來。

就這樣,我每周三天課後去體校參加網球班訓練。當年,少年網球班教練叫王妙松,他身材不高,但身體很結實。他教球十分嚴格,特別對我們這些剛剛拿起網球拍的少年隊球員要求更是一絲不苟,特別是捏拍姿勢、打球步伐的移動、高拋發球的要點等,他總是手把手地教。

五○年代末,上海網球運動並不普及,屬「稀有運動」,標準網球場更是屈指可數。徐匯區少年業餘體校所在的常熟游泳池網球場,六個標準細沙網球場,一個草地網球場,可稱得上是當年的「上海網球中心」  。此外,淮海大樓內綠燈網球場、烏魯木齊網球場等都集中在徐匯區。

同時,一批網球高手也都出自徐匯區,像上海網球名將梅福基、邱子龍、王妙松等都曾當過網球陪打員,陪首長(省、市領導)打球,最早他們還是網球場「撿球小弟」。後來,由於球技精湛,他們又升格為專業網球運動員。

那個年代,中國網球運動流行一句話:「中國網球看上海,上海網球看徐匯」。可見,徐匯區少年業餘體校網球班即培訓中國網球後起之秀的「搖籃」。經過三年的密集訓練,我的網球球技達到一個新高度。

正當我網球打得順手走高時,全國青少年網球錦標賽在青島舉行。

在地區選拔賽中,我發揮失常,意外被淘汰;一氣之下便離開我熟悉的網球埸,轉換跑道改打乒乓球了。

徐匯區少年業餘體校網球班比我低一屆的同學呂正義脫穎而出,成為上海市網球隊男子主力隊員,後又順理成章地效力中國國家網球隊,在國際賽場上爭得了好名次,為國爭光。我也為他取得的戰果而感到歡欣鼓舞,也十分榮耀。

中國 游泳 招生

上一則

特別的聖誕節

下一則

流浪貓黑澤明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