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發辭別信:近日將回中國

新書爆:疫情初期 川普想把海外染疫公民送關達納摩灣

《老照片說故事》風車話舊

作者老家有一架相同的風車。
作者老家有一架相同的風車。

十年前我和太太回湖州探親,順便去太湖旁新開發的濕地公園遊玩。內有一片懷舊水田區,黃橙橙的水稻迎風起伏,幾個稻草人搖搖晃晃,田頭路邊陳列著早已淘汰的稻桶、風車、水車等骨董級老舊農具,河畔停著一條同樣老舊的農用小木船,好一派久違的田園風光!

這時,一群年輕遊客正好奇地圍著一架舊風車,不知所以地猜測它的用途。我置身其中似乎穿越時空,回到了六十年前的故鄉,有關風車的舊事立時浮現眼前,我急忙把它拍攝了下來。

我老家在嘉興農村的一個村鎮上開設中藥鋪,同時種植近十畝水稻田,所以也有一架與照片中相同的風車。當時我還在唸小學,記得那是祖上傳下來的,和叔叔家共有共用,年代久了已有多處修補,平時放在柴房內,稻、麥收穫時節才抬出來使用。

我家以經商為主,主要農活雇請幫工,二個姊姊做一些輔助勞動,我課餘時間也去幫一點小忙。秋收時,他們一起割稻、摜稻,我在田間拾稻穗。因為摜稻時打下來的稻葉碎屑、殘枝、塵土、癟穀和穀粒混在一起,這種「毛穀」,無論「繳糧」(抵農業稅)還是「糶穀」都是不收的,這就需要通過風車「揚穀」,去除這些雜質。

農村裡有個耳熟能詳的謎語:「遠看像頭牛,四腳勿會走,嘴裡吐黃沙,肚裡翻跟斗」,形容風車相當貼切。風車全由木材構造,分兩個部分:右面圓形部分相當於鼓風機,中心是一個木軸,裝著六個木葉片,三面封閉,外裝一個搖柄,搖動起來,葉片就在「肚」內翻著「跟斗」,把風集中向左方鼓出。

左面是垂直的揚穀器,頂上放置一個上大下小的方形大木斗,斗的底部開著一條狹長口子,好似「漏斗」,口子下安裝一扇活動門,門的下面有一塊可以滑動的三角形木塊,類似調控開關。

使用時關上漏斗門,把「毛穀」倒入大木斗,然後一邊搖動「風扇」鼓風,一邊滑動開關,讓稻穀從木斗中「漏」下來,經過下方的長方形空間時,碎屑、斷枝、塵土、癟穀都被風吹向左側「嘴」中「吐出」,飛飛揚揚地落向地面。飽滿的穀粒則直向下掉,從底部的小木「漏斗」經斜置的木槽,「唦啦啦」地滾入「栲栳」(柳枝編成的盛器)中,成為「淨穀」。

我家揚穀時,幫工和姊姊把風車抬到曬場上,在木斗內裝滿「毛穀」,然後由幫工上陣,一邊不停頓地搖動「風扇」,一邊掌握「開關」;開大了揚不淨,開小了太慢,因此很費勁,半個多小時下來,他已滿身大汗。這時姊姊就上去替手,她頭上包著毛巾,身上穿著長袖勞動衣,奮力鼓風,不久便汗水涔涔。我不甘寂寞,試著去幫姊姊一把。我人矮力氣小,而軸心沒有像現在的滾珠軸承,吱嘎作響,阻力較大,必得雙手握住搖柄,整個身子一上一下地使勁搖動,不一會兒,頭冒大汗,肩臂痠痛難支,就撤了下來。

風車雖然笨重原始卻價格不菲,只有少數人家置辦。當時農村有一個約定俗成的規矩,農船、風車、水車之類的大農具及耕牛,互相借用可以「抵工」。譬如我們雇工耕田,連人帶牛算二個工,請人搖船去城內糶穀、軋米,付二個人的工錢。我家的風車農忙時借用的人不少,很吃香,按例可抵半工,但借者都是親朋熟人,就不計報酬。

到了一九五○年代後期,實現農業合作化,這風車就歸合作社(後人民公社)公有共用,繼續「服役」。又十年後,村內供電普及,普遍用上了電動脫粒機、電力揚穀機,這部已經破舊的老式風車徹底淘汰,以至被打碎作為柴火送進了灶膛,化為灰燼。相比之下,濕地公園的那架風車還在發揮「餘熱」,要幸運得多。

下一則

退休工程師變院長 他開「玩具醫院」延續玩具生命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