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學者籲美台強化經濟關係 因應中國心理統戰

亞裔女2度險被推下地鐵軌道 紐約市警仇恨犯罪調查小組介入

睡墳洞的民工回憶(中)

原來他趁早出村來撿糞,路過墳地的時候,忽然隱隱約約地聽到有人說話。他停下腳步,環顧四周,到處都是漂浮的晨霧,沒有見到一個人影。再仔細聽聽,的確有人在說話,而且那聲音是從地下傳來的。老鄉的頭髮立即豎了起來,難道是地下的前輩們顯靈了,活過來了?再豎起耳朵,這口音不是本地的,這就怪了,難道是外地的野鬼到這兒串門來了?

老鄉不僅頭髮豎了起來,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他想扔了糞筐拔腿逃走,可兩腿不聽使喚,只是不停地哆嗦,一步也邁不出去。見了我們,老鄉顫抖地問:「你們是人還是鬼?」我大笑起來,拍拍老鄉的肩膀說:「我們可是大好人啊。」說完,我倆說笑著向工地走去。只留下那個一臉驚恐,幾乎被嚇破了膽的老鄉呆立在墳地邊。墳地鬧鬼的事很快在修路的民工中傳開了。

成百上千的民工揮舞著鐝頭,擔著土筐,推著兩輪車,逢山開山,遇水搭橋。冬天裹著雪花來臨了,寒風呼嘯著、盤旋著、搖著樹枝,吹得黃土伴著雪花漫天飛舞。我們頂著刺骨寒風,迎著紛飛雪花,常常幹得滿頭大汗,熱氣騰騰。寬闊的公路在一天天向前延伸。

工地上是沒有周末,也沒有假期的。轉眼到了新年。工地上給民工們打牙祭,改善生活,每人一大碗豬肉,還有一大碗豆腐。那時候,我們除了過年殺豬,極少吃到肉。捧著香噴噴大塊的豬肉,聞著誘人直往鼻子裡鑽的肉香,大家臉上都樂開了花。每個人從民工灶上打到飯,都迫不及待狼吞虎嚥地吃起來。

我的胃從小就不能吃肥肉,會有反應。於是,我就用一大碗豬肉跟談大勇換了他那碗豆腐;他捧著兩碗豬肉,高興得連聲感謝,美滋滋地大口享受著,吃得興高采烈,滿嘴冒油。不曾料到,腸胃長時間不見油,突然來了油膩,立即有了反應。沒過幾小時,他就開始跑肚子,一次接著又一次,不停地上廁所。

他埋怨我害了他,吃了他的豆腐;雖然吃了豬肉,肚子裡不但沒有增加油水,還把原來僅有的一點兒也捎帶著拉出去了。我雖然嘴裡不斷道歉,說自己完全是一片好心,沒想到會有這後果,心裡卻認為,他吃了我給的豬肉,享了口福,占了便宜還賣乖。

民工需要把自帶的口糧交到工地的大灶上。一天,我的口糧吃完了,收工晚飯後,我一個人回十幾里外的村莊取口糧;冬天黑得早,天上繁星點點,半輪月亮在雲彩中時隱時現,山間小路彎彎曲曲上上下下,四周是兩人多高隨風搖擺的梢林,夜裡的寒風吹得一陣緊似一陣。我用毛巾裹住耳朵,拉起棉襖的領子,縮著脖子,沿著月光下暗淡的山路急匆匆地走著。

➤➤➤睡墳洞的民工回憶(上)

➤➤➤睡墳洞的民工回憶(下)

下一則

李希特創作8小時舒眠曲 巡演現場睡成一團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