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麥卡錫反對眾院戴口罩 波洛西:他真是白痴

加州衛生廳跟進CDC 呼籲室內公共場所戴口罩

奮鬥在戈壁灘(上)

一九六九年二月,我們來自同一地區的三百多名新兵乘坐一列軍用悶罐火車,經過幾天幾夜的長途行駛,來到了中國的大西北。列車到達甘肅酒泉,我們按照所分配的連隊,轉乘汽車,又奔波了幾個小時,終於到達了總連隊。

臨下車前,接兵首長興奮地告訴大家,「戰友們,我們到家了。」我們激動地跳下車,一下就傻眼了,這哪有什麼家呢?除了幾頂新帳篷,就是一望無際的戈壁灘,什麼遊覽繁華的大都市、觀望遼闊的大海……,幻想全成了泡影。大家頓覺冷水澆頭,渾身涼了半截。

好在我們都是來自勞動人民的家庭,從小吃苦耐勞,又經過嚴格審查才得以批准參加這裡的特種工程兵部隊。所以大家很快就平靜下來,準備迎接這裡的挑戰。

據老兵們透露,我們進駐這裡是為了新的西北設防,所以沒有現成的營房,必須靠自己白手起家,在一無所有的戈壁灘上建造營房。

在戈壁灘上建造營房沒有什麼外援,我們只能就地取材,第一步就是先弄好土坯。大家將挖好的戈壁土堆成圓形,撒上細稻草,讓運水車澆水浸泡,然後脫去鞋襪,捲起褲腿,跳到浸泡的泥土中,用雙腳一下一下的踩壓。

三月初的天氣是零下三、四度,別說大西北,就是我的老家長江下游的天氣也是凍得叫人直咬牙,更何況我們的雙腳還踩在冰冷的泥土之中。

儘管這樣,大家仍然咬緊牙關堅持著,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早日建成營房。

白天還好說,到了晚上,受凍的雙腳被熱水一泡,疼痛無比,實在讓人難以忍受。因為此時的雙腳已經凍裂得一道一道的口子,有些裂口像嬰兒的嘴那麼大,可是大家咬咬牙也就挺過去了,第二天照常幹活。

戈壁灘上白天的氣候乾燥無比,用模具做磚,不到三天就晾乾了。為了盡早住進營房,老兵們自告奮勇地當起壘牆師傅。我們這些新兵自然就成為小工,運送沙漿。在家裡曾經幹過泥瓦工的新兵們,這時也就派上大用場了。

經過幾十天的奮戰,四排營房初具規模。到了最後,大家帶上泥漿,爬到房頂用泥土泥漿平平整整的抹在上面,防止風雪侵襲。我所在的一排二班住的是一個大房間,房內不光有土炕,還有火爐火牆,一走進去,就感到熱氣撲面,全身溫暖。

營房初步建成後,連裡又組織大家興建蓄水池、儲糧庫、菜窖,還開挖了幾處糞便池。有些班還在營房外栽起了一排排的小白楊,象徵著我們要扎根西北的決心和信心。

連隊營房落成後,我們隨即投入到繁忙的施工當中。

我們連隊是加工單位,主要負責為工程加工模板和鋼筋,這些活雖然比不上在一線施工那麼辛苦,可戈壁灘上惡劣的環境依然讓人吃不消。比如說氣候吧,春天這裡既沒有萬物復甦,也沒有鳥語花香,只有那寒氣襲人,沙塵飛滾。

可惡的沙塵經狂風一掠,天昏地暗,幾米之內,根本無法看清對方的面孔,而且全身上下都沾滿了沙塵。這真是地面不長草,風颳石頭跑。

➤➤➤奮鬥在戈壁灘(上)

中國 汽車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