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54.6%成人完全接種疫苗

台新冠增18死、本土確診167例 陳時中:雙北穩定

拾麥穗與倒地瓜

農村人民公社時期,吃大鍋飯,社員缺乏集體生產勞動的積極性,極其嚴重地束縛了生產力。每天出工幹活,都要生產隊長吹哨、甚至挨家挨戶喊叫,集合後男社員大都要從口袋裡摸出裁好的紙,捲上菸葉抽上一陣子;女社員則手裡拿著正做著的針線活,磨磨蹭蹭走到地頭,已是大半晌了,幹不了多少活,就要回家歇晌吃飯去。

幹活時間短不說,幹起活來還非常粗放。夏收時節雖然上坡早一點,但是一片麥地割完後,往往地裡落下一些成熟的麥穗;秋收時節刨地瓜,地裡也會常常落下一些沒有刨到的地瓜。本來產量就不是很高,再落二撇三的不夠珍惜,肯定影響了產量。反正不是我自己的!無人拿這當回事。

當時的城裡人,正實行著糧食按人計畫供應,憑糧食供應證買糧,成年人每人每月二十四市斤粗糧(逢年過節每人才有幾斤細糧)。有的省份,如山東還曾經實行過兩月供應的糧食吃三個月的措施;在無任何副食品可食的精況下根本吃不飽,只好以野菜填充肚子。幸好在我們北方產麥區,麥收時節,城裡人有到近郊拾麥子的傳統習慣,左鄰右舍相約,三五成群軋伙著到已收割的麥田裡去拾麥穗,其情其景比十八世紀法國大畫家米勒的名畫「拾穗者」,可熱鬧多了。

滿坡三三兩兩挎著盛器的人,此起彼伏彎腰、低頭,伸手把地上零落的一個個麥穗拾起來放進盛器裡。手疾眼快的人,一天拾的麥穗能脫出五、六斤麥粒,手腳慢的也能拾到二、三斤。一周至十天左右的拾麥期,多者能拾到四、五十斤。用這些小麥換成麵粉,既可填充平日糧食供應沒有細糧的空缺,偶爾還能吃上一頓細糧改善一下生活。更重要的是,能確保逢年過節有包餃子的麵粉。

當然,在那個糧食緊缺的年代裡 ,拾麥穗也不是一帆風順的。城裡人經常拾著拾著就被人呵斥驅趕。驅趕他們的人是當地的社員,他們有著絕對的優先權,對城裡人說 :「等我們拾過後,你們再拾吧!」更有甚者,把城裡人已拾進盛器的麥穗充公,實為收歸己有。

秋後,又是城裡人興高采烈的季節。因為這時左鄰右舍、三三兩兩的人又可以軋伙著去郊區倒地瓜了。何為倒地瓜?就是把社員已刨過地瓜的地方,再用掀鐝重點翻一遍,撿起他們落下的地瓜。因有倒來倒去之意,所以謂之倒地瓜。

倒地瓜與拾麥穗不同 ,前者需用工具,還要付出比後者更重些的體力,才能把深藏的地瓜倒出來。有經驗者,在已刨過的地瓜地裡,若看到一根露頭的根狀物,就可以循根挖出一個個地瓜來 。這種地瓜因為離主株較遠,謂之「賊地瓜」。社員落下的地瓜,大都屬這一種。無經驗者隨意挖掘,拾著拾不著就要憑運氣了。可以倒地瓜的時間有大半個月,有些家庭全員出動,倒一、二百斤的戶不算稀罕,那可是五斤生地瓜抵一斤糧的年代啊!有了這些地瓜,冬天的日子就好過了。

拾麥穗、倒地瓜,我都是曾經的參與者。所以有上述的體驗、見聞和感悟。

下一則

裸女PK菊花畫 蘇富比、佳士得競拍常玉畫作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