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熱帶風暴克勞德特席捲東南部 12死

奧克蘭六月節慶典發生槍擊 1死5傷

長江客輪見聞錄(上)

一九八二年,文革的餘波尚未散盡,旅遊的意識尚在冬眠。說句有點悲情的話,在中國農村,還有很多人一輩子沒去過縣城。那時乘坐長江輪的經歷,不亞於如今出國留學的震撼,那是人生的一大閱歷,是茶餘飯後的永遠經典。而那談資的載體,就是創於大清,長於民國,盛於八○年代,營運了一百多年的長江客輪。

話說那長江客輪,圓頭圓尾,上下四層,可載一千兩百多人。船艙又分四等,最高級的二等艙,老百姓有錢坐不到,只提供特殊階層。在極小的二等艙房內,有猩紅地毯、兩張單床、中嵌書桌、一張小椅、台燈電扇,僅此而已,但在當時已是「高大上」。

二等艙還有專門船員站崗,入口處高豎大牌:「非二等艙旅客不得入內」。牆上還釘著白底紅字的小牌,上書:「不准亂動」。也不知是何意,但給人的印象是神秘兮兮,威風凜凜,不覺聯想起電影中官老爺出巡鳴鑼開道,高舉「迴避肅靜」的萬千豪氣。

三等艙開始接地氣,四張床,上下鋪,共住八人,並配有一個艙內洗手池,條件好的還有一個連膝蓋也擠不進的小書桌。四等艙八床十六人,沒有洗手池,要去船中部的公共洗手間。五等艙環境就差了,放著密密麻麻數不清的三層床,人聲嘈雜鼎沸,床前走道堆滿籮筐扁擔、家禽走獸,行路艱難。

但比上不足,比下還是有餘,那怕就是五等散艙,買「站票」,不入流,沒鋪位,旅客隨遇而安;幸運的就在狹小的甲板或舷梯處找個地方打個地鋪,天為被,地為床。早上打開艙門,遍地躺著人,滿當當,根本無法落腳。

船上開飯以音樂為信號,早飯奏「東方紅」,晚餐放「太陽島」,天天如此,很有儀式感。餐廳每份飯菜幾角錢,有四菜一湯,加白飯二兩,還不需交糧票。大菜有:炒土豆絲、炒豆角、辣椒肉片、山藥拔絲,外加醬油蔥花湯,這個高價在當時已很震撼,以至於看飯的多,吃飯的少。至於蛋炒飯之類,只有耳聞,不見芳蹤,據說那是二等艙的特供。

即使高價,那飯在我看來也是極不可口。記得有一次,我照例故意細嚼慢嚥,就等大人磨滅了耐心,揮手赦免。此時,一位安徽口音的老奶奶迎上來,擠著笑容說:「我好幾頓沒吃飯了,我替他吃了吧!」大人先愕然,後默然,最後揮揮手,帶我離開了,我望著碗裡那塊小肥肉,慶幸地與它告別。以後吃飯我都會留心老奶奶,但再也沒遇見她,據說她在池州下船。

➤➤➤長江客輪見聞錄(下)

中國 電影

下一則

藏品拍出9200萬 神祕藏家竟是007電影武器專家「Q」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