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加國大選倒數一天 杜魯多與對手激烈拉鋸 勝負難定

路透:中國金融機構正為恆大可能倒閉做準備

肥當家

肥,不是肥胖的肥,是肥料。也不是化肥,是農家肥。俗話說,「莊稼一支花,全靠肥當家」。農家肥,說好聽了是有機肥,說白了,就是糞肥,即人或牲畜的糞便製成的肥料。

我們七○年代到農村下鄉落戶之前,很少接觸到糞便。村裡一開春,主要的農活就是掏糞,要把牛羊圈裡積攢了一冬天的糞便掏出來,好在春耕播種時用。幹這活,使我們深深體會了農民的艱辛。

首先,牛羊圈都是在窯洞裡,攢了一冬天的糞便高過膝蓋。窯洞裡密不通風,臭氣熏天,有時熏得眼睛直流淚。這還好說,在圈裡幹上一陣子,鼻子就慢慢適應而不那麼難受了。可是,在牛羊圈裡掏糞,鞋上、褲子上會黏上稀糊糊的牛羊糞;我們的村莊在塬上,極其缺水,無法洗衣涮鞋。鞋子就豁出去了,只好把褲腿捲得高高的,盡量少黏些糞便。

而這又帶來另一個問題,就是牛羊圈裡跳蚤極多,而且尖牙利齒,連厚厚的牛羊皮都能刺破吸血,更不用說我們這些知青的細皮嫩肉了。只要我們一踏進牛羊圈,跳蚤就蜂擁而至,撲上來狂吸我們這些城裡學生的香血。我們的小腿上常常爬滿了黑黑一片跳蚤,一巴掌打下去能打死一片,手上滿是自己的血,不一會又湧上一批。只好任其叮咬,收工後再塗藥,想辦法解除痛癢。

掏出來的糞便需要伴上土,漚上一段時間,才能成為糞肥。在春耕之後,我們要把糞肥送到田地裡去,通往農田的道路都是一尺左右寬的羊腸小道,上上下下,彎彎曲曲,擔著沉甸甸的糞肥,上坡下坡,我們累得汗流浹背。尤其是到了翻耕過的鬆軟田地裡,就像踩在棉花上,十分費力。但是呼吸著新鮮空氣,沒有了跳蚤的襲擾,我們已經感覺好多了。

播種了。陜北地廣肥少,好肥要用在刀刃上,於是,播種的人脖子上掛著一個三尺長,一尺寬半尺深的笸籮,笸籮裡裝上糞肥之後再拌上種子,跟在掏坑或開溝的人後面,每走一步,就用手抓把摻了種子的糞肥撒下去。雖然糞肥已經不那麼臭了,但手上,衣服上都黏了不少糞肥。

農村都是天剛蒙蒙亮,公雞打鳴,就起床下地幹活。早飯,甚至中飯都送到田頭。而田頭又無法洗手,饑腸轆轆的我們顧不上許多,匆匆用土擦去手上的糞肥,抓起早飯狼吞虎嚥地吃起來。至於有沒有糞肥一起吃下去,就顧不了那麼多了,反正「不乾不淨,吃了沒病」。

自古以來,從掏糞到播種,再到除草、收割,陜北的農民世世代代、年復一年就是那樣辛勤地忙碌著。當我們手捧香味撲鼻的大饅頭的時候,真正體會了「沒有糞肥臭,哪來飯菜香」。我們那時候吃的東西,可都是現在城裡人崇尚的有機糧、有機菜、有機水果呀。

幾十年過去了,落後的耕作方式早已不存在了。小山村裡農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當我們享受豐盛的飯菜時,時常想起這些糧食蔬菜來之不易,都是農民辛勤勞動的成果,真可謂,「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呀。

肥胖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