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250萬劑莫德納疫苗20日抵台 AIT:美對台的承諾

紐約市長選舉合縱連橫? 楊安澤、賈西亞聯袂競選 周末衝刺同拜票

兒子得肝炎、腎炎

一九七六年已是文革後期,第一代領導人先後去世,唐山地震,疫病流行,人心惶惶。大兒十六歲,正值高中最後一年,他本來體質不錯,愛運動,突然變得不想吃飯、沒有力氣、想吐、尿變黃,身上也出現黃疸。我們急忙送他到醫院檢查,醫生說是得了肝炎。

那個年代肝炎來勢洶洶,流行廣泛,傳染快,人們談肝炎色變。家裡他還有兩個弟弟,三人共處一室,我們很擔心傳染給兩個小的,連忙和總務處的老崔商量,看能否找個地方把我們的大兒單獨隔離。

六、七○年代住房都很緊張,最後老崔說,空房間根本沒有,只有學校的一間庫房裡還能擺下一張床,我們想能放一張床就可以了。不過,到了那裡一看,裡面塞滿學校學工學農者搞生產的工具、一袋袋的種子和化肥,特別是化肥的氣味很刺鼻,老鼠鑽來鑽去,一個小燈泡掛得高高的,光線很暗,但沒有別的辦法,只好將就了。

我們把老大安頓在裡面住下休息,三頓飯給他送去,他的碗筷隔離消毒,不讓兩個小的去看哥哥。   我每天騎車送他去醫院檢查打針,醫院裡人群擁擠,走廊裡也擺著臨時加設的病床,沒有「關係」的人根本不可能在過道裡安床,看病很難。

好在,我們有個老朋友在那裡當護士,她搬張椅子讓孩子坐在走廊裡,她親自給孩子量體溫,旁邊擺個架子打吊針。我花了兩個小時陪他把吊針打完,他上廁所時,我高高地舉著瓶子配合。如我有問題要問醫生,三言兩語就解決了問題,給我們省了許多麻煩。

前後治療了四十天,花費了近六十元,相當於我一個月的工資,兒子總算基本痊癒。

家裡的老二,一九七七年時十三歲,二月小學畢業,三月初進到我們學校的初一就讀,可能是從同學處感染,突然感到頭昏、噁心、嘔吐,身上還有點浮腫,小便有點血樣,送到附近的西藏民族學院的附屬醫院檢查,大夫說是得了急性腎炎,當即要求住院。我們把老二送進病房,那裡已經住了一位西藏小青年,年齡和我們老二相近,他看見有了伴很高興。

當時天色已暗,我準備回家,老二是第一次獨自在外留宿,心裡有點不適應,突然哭了起來;在我的記憶中,老二很少哭,我連忙安慰他,答應每天一早就來看他。第二天我去看他,他和西藏小青年已經有所交流,我們也就放心了。老二出院後我們盡力調養,兩個月後,慢慢有所恢復。

那年五月初,學校體育組的小黃來找我們,說省體委給我們學校一個名額,可以到戶縣一研究所參加青少年培訓學習製作航空模型。

老二恢復差不多了,但體質仍弱,我們有點猶豫。他聽說學航模,心裡很高興,堅持要去。過了一周,我去戶縣看他,他學得快,情緒高,身體日趨正常,看來青少年心情好有助康復。

地震

下一則

台藝術家舊金山展出「希望」 呼應反歧視聲浪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