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援莫德納抵台 賴清德:蕭美琴作夢都夢到簽疫苗合約

東奧5方會談21日舉行 將決定觀眾進場上限數

告別承蔭里

承蔭里位於天津市中心地段的興安路上,臨近繁華的和平路與赤峰道。從一九五七年出生到一九八四年成家,我在那裡生活了二十七年。

建於三○年代的承蔭里,在法租界內。由於周邊大興土木,蓋起了渤海大樓、國民飯店、勸業場、中國大戲院等大型高層建築,需要與之相配套的商住兩用設施,因而蓋建了一層為商號、二三層為住戶的八門二十四戶承蔭里。

聽父輩們講述承蔭里名字的由來,是:「承接樓陰之裡,鬧中取靜胡同。」由於承蔭里處於當時天津最高層建築「渤海大樓」的北側,陽光被高樓遮擋,顯得有點「陰」,但是其「陰」更可理解為,被大樓蔭庇之中的靜。

雖然陽光被大樓遮擋,但是建築設計者也充分考慮到採光,所以在胡同的兩棟樓之間未安裝封頂,而是保持開通狀態,又加寬了樓與樓之間的距離,在每戶正面門窗安裝了大扇玻璃門窗,更容易採光,因此白天室內倒也明亮。尤其是胡同入口處的兩扇寬四米、高六米的厚重大鐵門更是氣派,鐵門正上方的石條橫梁中央,刻有「承蔭里」三個大字,承蔭里也可稱得上津門獨特的建築了。

承蔭里入口處安裝大鐵門,一則為安全,二則為抵擋冬季寒風灌入胡同內。可是一九五八年開始的全民大煉鋼鐵運動中,這兩扇擋風避雨的大鐵門被人拆走了,投進了大煉鋼鐵的煉鋼爐中化為鐵水。從那以後,一到寒風凜冽的冬天,承蔭里的居民們就感覺特別的冷。老人們歎氣地說:「要是不拆走那兩扇大鐵門,這承蔭里的冬季也不會那麼冷!」

文革期間的大反「四舊」,使承蔭里的名字也蒙受了冤屈。胡同裡有人提出承蔭里的名字不好,太陳腐了,應改成新時代革命性的「紅衛里」。於是有人將「紅衛里」三個大字寫在木牌上,遮蓋住石刻的承蔭里,以凸顯「大破四舊,大立四新」。

後來,由於投遞信件送報、親友來訪等造成了混亂,又有人將「紅衛里」的牌子撤了下來,承蔭里的石刻字又重新展現門口的正上方。

我在承蔭里生活了二十七年,在這人生成長最重要的階段有歡樂,有煩惱,留下更多是思念。在天津被稱之為「黃金地段」的和平路、勸業場、渤海大樓、國民飯店、中心公園、中國大戲院,就在我家方圓五百米之內。它們給我留下了許多歷史故事和人文傳說。    

前些年,在承蔭里的舊址,蓋起了一座現代化的商廈「天河城」。這座富有時代感的購物中心,地上八層、地下五層,還能夠聯通到地鐵,不能不說是「故鄉在發展,社會在變遷」。      

看到天津親友傳來舊日承蔭里今朝變為天河城的照片,內心感慨良多。童年的快樂、京劇的琴聲、文革的陰霾、青春的理想,苦樂酸甜的往事都湧向了故地。

如今,承蔭里像煙雲散去一樣消失了,但記憶猶在。此刻在大洋彼岸向它告別:「承蔭胡同成浮影,商廈天河掛彩燈。追記兒時滄桑地,唏噓歲月望星空。」

中國 地鐵

下一則

藏品拍出9200萬 神祕藏家竟是007電影武器專家「Q」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