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台染疫亡增11例、確診增107例 陳時中:6成解隔離

94歲金山華裔婆婆遭刺傷 影像曝光 無人及時伸援手

看露天電影往事(上)

看到「上下古今」最近刊發的兩篇關於看露天電影的憶舊文章,感覺很熟悉也很親切。因我當時所處的生活地點不同,也想談談我在城市中看露天電影的樂趣與困惑。

我看露天電影的時間是在上世紀六○年代,當時我們的住處旁邊是一個建設工人新村。工人新村規模不小,有幾十棟四層、建於上世紀五○年代初的竹筋水泥樓房,以及更多成排的低矮平房,由於居住的工人家庭較多,社區占地較大。

該工人新村所處的位置屬當時城市邊緣,市政設施不算完備。新村以北是一個叫「淘金坑」的地方,「淘金」的「金」其實指的是嬰兒的骸骨;歷史記載,多少年來因飢餓及社會的動亂,無數非正常死亡的嬰兒均被棄在此。可見建村時是城市一塊偏僻之地。

我當年看露天電影的地方共有兩處,一處是距我家只有幾百米的工人新村裡一個足球場,和離我家遠一點的一所大學。工人新村很近,跑幾步就到了,大學距離我的住處大約要步行二十來分鐘。這兩個地方都不定期的放映露天電影,不同的是,在工人新村足球場放映的是免費的,並不限制任何人進入觀看;工學院大門則有人把守,限制學院師生家屬以外人員進入,我們要看只能偷偷摸摸的翻牆進去。

當然,校方對越牆者的看管並不十分嚴格,可以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不在值班人員眼皮底下翻牆,就不會被驅逐。可能他們知道這些像猴子一樣調皮的翻牆小孩難於對付,也可能覺得小孩無非是想看一場電影而已,散場即走,無須過於認真。

兩地露天電影一般半個月或一個月的某個周末或節日前安排一場。每當收到放映消息,我們都會異常興奮,家裡和鄰居們也會比平時提早做飯、提前吃飯,家長會讓我們拿上小凳子,早早就去現場占一個好位置。

看露天電影留下的記憶首先是興奮,就像過節一樣。這是因為那時看一場電影不容易,我們的住處離市中心的電影院較偏遠,交通不便,而家裡經濟狀況又比較窘迫,父母忙於工作沒有時間陪我們去電影院,我們想都不敢想,實際上也從來沒有伸手向父母要錢去看一場電影。在父母的生活裡根本就沒有看電影這回事,現在毋須花錢、花時間,也不用父母陪伴,就有機會看上電影自然興奮。

雖然過去了幾十年,我還記得看露天電影一些有趣的細節。露天電影放的一般是在電影院放映了較長時間的電影,偶爾也有稍微新一點的。記得曾看過「地雷戰」、「白毛女」等這些宣傳階級、民族鬥爭性很強的電影,這些電影對我少年的心靈影響很大。

➤➤➤看露天電影往事(下)

電影院 足球

下一則

台藝術家舊金山展出「希望」 呼應反歧視聲浪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