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美3162萬人確診 已施打2億587萬劑疫苗

加州奧克蘭華埠憂暴力洗劫 商戶嚴陣以待 安裝木板加固

為悠然撬罾時光補圖

清朝丁觀鵬畫的「摹宋人漁樂圖」。
清朝丁觀鵬畫的「摹宋人漁樂圖」。

日前拜讀馬良驥先生大文「悠然撬罾時光」,非常有趣,也引起些懷古之情,因此想起三張古畫。一張是石濤上人的畫,上面題了一首詩:「人家疏處曬新罾,漁父蛟人結比朋,我坐小舟惟自對,那能不憶箇山僧。」其中「罾」字,王雲五辭典說讀音「增」,可見在明末時已讀音似「增」,和朋、僧同屬一個韻了。據語言學者說,閩南語保留很多中原古音,馬先生家鄉福州方言的發音,不知是否就是中原河洛古音,這個問題可能要語言學者才能確定。

另兩幅,一是明朝倪端畫的「捕魚圖」,他是明宣宗時的宮廷畫家;另一幅是清朝丁觀鵬畫的「摹宋人漁樂圖」,丁觀鵬是清乾隆時的宮廷畫家。宮廷畫家的畫風都比較寫實,捕魚的細節都畫得滿清楚。

倪端畫的是漁翁一人操作,用繩子拉起漁網;丁觀鵬畫的是兩人撬起漁網,一人撈起網內的魚。兩畫的網雖是一樣,但丁觀鵬畫的操作情形,更像是馬先生文中的描述, 其中所畫的漁網,如就是馬先生所說的「罾」,那我們沒見過那些實物的人,就可有更清楚的認知,同時也可知在宋朝時就有這種捕魚的方法了。

藉此也可見福州寶地,確實保存了很多古風。只是很可惜,當今這些都只能在記憶和圖畫中去追尋了。

明朝倪端畫的「捕魚圖」。
明朝倪端畫的「捕魚圖」。

下一則

倫敦博物館取得「川普嬰兒」氣球 記錄反川示威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