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55.2%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影/華航貨機載運 第二批24萬劑莫德納疫苗抵台

童年的「天堂」

那年月,不知道什麼是遊戲機,不知道什麼是智能手機,不知道什麼是電腦;我童年的「天堂」,就是我家附近街口的嘉興戲院。在它的斜對面就是我家,我從出生一直住到離家去讀大學,在那裡度過了童年、少年。

至今我還記得第一次進戲院的經歷。那年我剛剛學會走路,冬天外公穿了件長大衣,他讓我躲在大衣裡,左手拉著我的右手,右手張揚地舉著一張戲票;就這樣我跟著外公腳步,一步一步混進了戲院,不用買票。

遺憾的是我那時候太小,台上唱的我根本聽不懂。一會兒,我就睡著了。我外公是江蘇鹽城人,他最喜歡看江淮戲,嘉興戲院是專門演江淮戲的劇場,在上海灘也是有名氣的。我一直睡到上半場結束,幕間休息,突然人聲鼎沸,原來是巡演開始了。從戲台的右側抬出來一頂大花轎,裡面坐著劇團的頭牌、濃妝艷抹的貴妃娘娘,轎子四周圍著許多扮演各種角色的演員,他們邊走邊演,把劇場的氣氛一下子提升了許多。觀眾的情緒高漲,有的大聲學唱,有的大呼小叫,有的站在位子上,唯恐看不清貴妃娘娘;還有的跟著巡遊隊伍一起起鬨,隊伍好不容易兜了一圈,緩緩地從戲台左側回去了。

巡遊結束,各種小販開始做生意。外公給我買了五香豆腐干,又香又鮮,一下子就把我的瞌睡蟲趕跑了。豆腐干的味道太好了,我再也沒有吃到過這種味道的豆腐干了。

沒幾年,我長大了,不能再躲在外公的大衣裡混進戲院了;我也不再怕臉上紅的、黑的、白的,塗滿了的大花臉上台大鬧的演員了。那時候我真是很怕的。

我的興趣由戲院裡轉到了戲院外面,既然不能進去看戲,那麼看看演員也是好的。劇場的後台連著化妝間,化妝間的外面就是居民住的弄堂,夏天天氣炎熱,那時候劇場還沒有冷氣設備,僅僅靠電風扇驅散炎熱,化妝間裡的電風扇從裡向外吹風,以此來散熱,我們就從化妝間圍牆縫隙向裡看,只能看到演員在化妝間的半張臉,聞著飄來的香氣。

實在不過癮,我們就想著怎麼爬上去看。我們三個人組成「山」字,上面的一個人站在下面兩個人的肩膀上,下面兩個人先蹲著,上面的扶著圍牆,下面的慢慢地站起來。上面的一個終於高出了圍牆半個頭,看清了整個化妝間,下面的不斷在問,看到什麼了?上面的只顧著看,不回答。下面的直叫喚,「吃不消了,快下來」,隨後,轟地「山」塌了。看了幾次以後,我們終因體力不濟放棄了。

圍著戲院,哪裡熱鬧哪裡去。我們發現真正熱鬧好玩的是在戲院的大門口,一年四季天天如此,各式各樣的小攤向戲院兩邊展開,賣油炸臭豆腐、賣菱藕的、賣炒花生瓜子的、賣豬頭肉豬尾巴豬腦子的、賣烘山芋的、賣赤豆蓮心羹的……,我們專門挑選又便宜又多的棉花糖。看著小販把一小匙白砂糖放進機器中央的圓孔裡,用腳踩啊踩,不一會就出來一堆棉花糖,小販用細竹籤這麼一挑,送到我手裡,先聞聞香氣,捨不得吃。其他的「海派」小吃,柴爿餛飩、油墩子、蔥油餅,那只能聞聞,口水往肚裡咽。

還有一樣不用花錢,那就是看耍猴,我和小伙伴都擠到了白線畫的圈子邊,耍猴老頭敲銅鑼,一下連著一下不停地敲,以此吸引看客;嘴裡唱著家鄉的小曲,我們也不管他唱什麼,只顧著看猴。小猴聽到鑼聲就開始翻筋斗,也是一個連著一個;接著,就是換面具,一會兒紅臉,一會兒黑臉,再一會,猴子倒地不表演了。

耍猴的老頭說,猴子餓哦,要吃了,大家給點錢哦!乖巧的小猴拿著一只髒兮兮的破碗,開始討錢了。它衝到了我們面前,我們躲閃不及,小猴齜牙咧嘴,嚇得我們哇哇大哭!

這一切都成了我人生記憶中最難忘的一部紀錄片,題目:「童年的天堂」,且時而回放,樂在其中。

劇場 手機

下一則

太陽花學運7周年 「查無此人」記憶歷史走過民主之光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