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加州解除居家令 大部分縣將重回紫色級 可恢復戶外用餐

川普2次彈劾案送交參院 參院臨時議長李希主持

上一庚子年的經歷

二○二○年世界多災多難,令我想起上一個同樣動盪的庚子年。

那是一九六○年。中國遭受三年自然災害和大飢荒,上千萬人喪命。我的故鄉天津不在重災區,又是大城市,情況比幾個重災省好得多,但百姓生活仍受到很大影響。為讓百姓都能平安度過災年,政府實行憑票供應生活必需品的政策,糧、油、肉、蛋、菜等都憑票供應。每人每十天供應一斤蔬菜,每月二兩食用油,成年人每月糧食定量三十斤以下,中學生每月糧食定量三十斤。

那年我十四歲,在天津第十二中學讀初中二年級,在學校食堂吃午飯按餐交糧票,因為缺油少菜,又難得見到雞蛋和肉的影子,矮小瘦弱的我一餐能吃四兩白米飯加一點鹹菜。老師和家長都告訴我們,應該知足,重災區的人民在吃糠和野菜。  

那年秋天,學校組織學生到郊區的農村參加勞動鍛鍊,體驗農民的生活,了解國家所遇到的災害。媽媽為我打行李卷,推自行車送我到學校。學校聯繫大卡車把我們帶到郊區生產隊,我們自己把行李卷扛到老鄉為我們騰出的空房間,三個同學睡一屋,一間屋子半間土炕。每天天剛亮就下田,蹲在地裡刨成熟的紅薯,中午回生產隊吃午飯,我們吃玉米麵窩頭搭一點炒蘿蔔乾兒,農民們吃的是摻野菜的玉米糊。

因為生產隊一下子多了這麼多學生,村裡小商店的鹽脫銷了。本來就缺油,再加上少鹽,實在是難過。老師騎自行車到縣城才買到鹽,不是普通的白色精鹽,而是沒有經過精煉、直接從曬鹽場收來的原鹽、也叫粗鹽。粗鹽的顆粒大小不一,大顆粒比青毛豆還大。隊裡的廚師把粗鹽攤在大面板上,雙手握一只大粗碗在面板上來回轉動,用力碾壓粗鹽。一幫學生們吃驚地站在旁邊看著,聽著那大鹽粒子碎裂的刷刷聲,一看師傅直起腰鬆口氣時,立刻蜂擁而上,用手裡的窩頭沾面板上碾碎的鹽,然後送進嘴裡用勁咀嚼,露出一臉的笑容。那時才知道,原來鹽是那麼好吃和不可缺少。

返回學校的頭天下午結束勞動後,生產隊長告訴我們,可以到已經收過紅薯的地裡刨生產隊不要的紅薯稍子帶回家。紅薯稍子指的是那些比手指頭粗一些的紅薯根子,蒸熟去皮後沒有多少紅薯的味道,倒是滿嘴的粗纖維,只得吐掉。但是,糧食不夠吃時,那紅薯稍子還是能充飢的,生產隊是為了犒勞城裡來的學生們,才讓我們去刨,否則早被農民們刨走了。同學們不顧疲勞,高興地跑到田裡,每人撿了一書包的紅薯稍子。

晚飯後回到各自的屋裡,想到第二天就要回家了,我們仨激動得不想睡覺,竟然決定打起行李卷坐待天亮,一邊聊兩周來的見聞和體會,一邊數自己的紅薯稍子,直到趴在行李卷上睡著了。

那兩周農村真實生活的體驗,讓我們這些城市裡的孩子成熟不少。看到廣闊的田野、簡樸的農村,和那些默默靠紅薯和玉米糊充飢的農民。豆蔻年華的我們突然感到,自己應該與成年人一起面對災難,勇度難關。

中國 雞蛋

上一則

九月影院(一一)

下一則

理財有大道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