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史指那指創新高 全周股指升逾2%

捐250萬元給挺川組織「真實選票」 金主提告要求退款

《老照片說故事》風靡一時的憶苦思甜(下)

一九七○年代,展覽會攝影師為作者在川沙海濱拍攝的照片。
一九七○年代,展覽會攝影師為作者在川沙海濱拍攝的照片。

一九七○年代中,我廠所屬的上海紡織局團委決定舉辦一個階級教育展覽,對紡織系統的青年工人進行積極有效的階級教育,讓年輕人不忘階級苦,牢記血淚仇,永保革命青春。為此,局團委從下屬的公司抽調了兩名繪畫設計人員、兩名攝影人員,還有兩名寫作人員組成了展覽籌備工作小組,緊鑼密鼓地為展覽搜集資料,製作展品。我因為平時稍能揮舞禿筆,居然也被網羅其中,忝為寫作人員。我們六個人就在地處外灘的紡織局大樓屋頂上的加層辦公室裡上班,依據局團委交給的宣傳資料編寫說明詞和繪製畫板。

階級教育的材料中,大都是一些關於工廠解放前的老闆和那摩溫(工頭,英語 Number One之意)怎樣欺負和壓榨工人的故事,比較印象深刻的有包括老早很有名的司馬特襪子廠,和申新九廠等老牌棉紡廠的老闆如何不顧工人死活,貪婪和凶狠地逼迫工人、包身工和童工做苦工的事例,頗有點像那時一齣著名滬劇「星星之火」中,描寫紗廠內發生的悲慘情景。

兩位繪畫師中的一個姓單,與當時的局團委副書記同姓,但略為年長,於是我們就喚他大單,副書記為小單。大單是無錫人,做事穩妥,不慌不忙,總是叫大家「慢慢釀」,別性急上火,因為急火出不了好工。在他的細筆慢工的精心渲染下,那些貪婪的資本家形象果然在大塊紙板上栩栩如生地浮現。

兩位攝影師皆從棉紡廠的宣傳部門借調來,他們的攝影作品常常在上海的「解放日報」上發表,很是專業。他們的職責是採訪紡織系統的先進個人和集體,為他們拍攝照片,把他們作為聽黨話、不忘本、抓革命、促生產的正面形象樹立在展覽板塊上。我有一次跟他們一起到川沙的一家工廠採訪,他們還為我在海濱照了張相留念(見圖),當然是不能上展覽的。我口袋裡插的鋼筆清楚地驗證我是寫作人員,身上的毛式中山裝則是當時標準配件。

前後忙活了至少半年左右,展覽板塊終於大都編輯繪製完畢,展覽地點確定在一家棉紡廠的大會場裡,當然又少不了一番安裝和布置。全部完成後就開始安排各工廠組織青年工人來參觀學習,補上不可缺少的階級教育課。

但有意思的是,展覽開張未幾,「四人幫」就倒台了,文化大革命戛然而止,階級鬥爭這個綱領亦開始逐漸失靈。結果,那個興師動眾大力操辦的階級教育展覽似乎也不了了之,至少我們廠就從來沒有組織人去參觀過。

及至一九七八年鄧大人領導的思想解放和改革開放運動,憶苦思甜與階級教育就愈加失去魅力,不再吃香。人民大眾都開始向錢看了,誰還記掛你什麼憶苦思甜?再說,先富起來是光榮的事,誰不想做百萬富翁?資產階級難道還是臭的嗎?你現在該恨哪個階級呢?風靡一時的憶苦思甜法寶總算完成了自己的歷史使命,被人們拋到腦後去了。

寫及此,不禁又想起那時另一首廣為流傳的憶苦思甜歌曲,旋律也是很甜美的,而歌詞卻十分煽情:「天上布滿星,地上亮晶晶,生產隊裡開大會,訴苦把冤申。萬惡的舊社會,窮人的血淚仇……」這時頭腦裡立馬浮現出情緒激昂的人群,和一個個踴躍等待上台訴苦訴冤的苦大仇深者形象來。

➤➤➤風靡一時的憶苦思甜(上)

教育 攝影

上一則

戰後嬰兒回憶錄

下一則

九月影院(七)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