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新冠疫苗兩周內到長島 納蘇郡郡長:打疫苗就是愛國

加州55張選舉人票入袋 拜登經確認超過當選門檻

分糧喜憂錄(下)

隊長是總指揮,這兒走走,那兒看看,維持著秩序。會計看帳本,高聲大叫「某某人家、多少人、多少斤」,掌秤的副隊長附應一聲「某某人家、多少人、多少斤」,幾方面都清楚某戶的重量,以免搞錯。作為出納的我要清閒些,因交錢的人家少,就又負責一戶一戶地呼喊人家進出倉庫。

隊長一聲號令,開秤。保管員打開小閘門,金黃色的穀粒,「唰唰唰」,流下了大簍,頓時穀粒的氣息撲鼻,乾燥的、溫熱的,還有些嗆人的氣息,飄滿了整個倉庫。副隊長秤好一家的稻穀,組長幫著倒下該戶的簍筐,人家馬上挑走。由於安排妥當,各司其責,前面的人家,都是笑容滿面而來,高高興興而去。

排在後面的,以「超支戶」為多。「超支戶」是那時的專有名詞,簡單地說,就是人口多勞力少的人家,每年的工分總值不足以抵扣分到家的糧食,或者天災人禍預支了隊裡的錢,結算時也倒欠了,就成了「超支戶」。我們生產隊有幾戶人家年年超支,有的累計四、五百元,數目字也挺大。

對「五保戶」,有規定的,秤走糧食沒問題。家裡有人在外工作,月月有工資拿的,其家人有兩種表現:主動交款的,這個好辦,女主人將隨身帶的五元或十元給了出納,馬上開張收款單據,稻穀就給秤了挑走;有人總想拖,找出理由,說錢沒寄來,或者錢急用了,磨到最後,爭取少交一些,也就拿出幾塊幾角的,稻穀秤走了也是她的本事。

一直憂愁不定的,是幾戶勞動力少、年老體弱者多的人家,哭哭啼啼地站在倉庫門口,有的趁人不備,衝進了倉庫,攔也攔不住。

隊長先是不理他們,管他和大家清理場地,商量隊裡其他事情。可之後隨幹部們怎麼講道理,還是嚇唬一通,那幾戶人家站著不動,總是低聲說:「家裡沒糧了」、「不能餓死人」、「要照顧貧雇農」,等等。隊長明白,不管如何,總要發揮集體的優越性,最後敲定,大聲說道:「這次秤一半給你們;接下來就是小秋收了,趕快去搞點錢來,交了錢再給秤另外一半!」那幾個人唯唯諾諾,破涕為笑,秤了一半的稻穀回家。

接下來的日子,人家也是苦幹的,小秋收中,砍芭茅稈、黃荊條去賣,挖蕨根、葛根,洗了澱粉也能賣,湊齊五元十元的,跟隊長講明,交給我開出收款單據,然後帶給保管員,終於把剩餘的稻穀挑了回家。

斗轉星移,生產隊裡分糧食已是舊日的逸事,其時那大部分人的喜悅和少數人的憂愁,也成了記憶裡一點點印記。

➤➤➤分糧喜憂錄(上)

上一則

如果我有...

下一則

糖砂栗子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