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防聯邦政府停擺 國會加緊協商撥款案

加州州長:考慮讓大部分地區再次執行居家避疫令

分糧喜憂錄(上)

上世紀六七○年代,農村裡最熱鬧的時刻,應該是生產隊裡分糧食了。幹農活,無疑是辛苦、疲勞的,但它給人帶來的,更有對豐收的希冀和幸福。那黃燦燦的稻穀、金燦燦的玉米、粉紫色的小麥,還有香噴噴的菜油、豆油,就是社員們的希望和滿足。

以糧食為例,社員們一聽說第二天要分稻穀了,許多人晚上就很興奮,天沒亮就會到倉庫門口去排隊。哪一家不是積極來排隊?哪一個人的臉上不是帶著歡喜的笑容?家家戶戶的勞力,挑著簍筐來排隊,這種排隊是以器具為主,竹簍竹筐一擔一擔緊挨著,人只是站在邊上,幾個幾個的圍著聊天。大家講的最多的,不外乎是今年稻子生長如何、對這一季早稻或中稻總量的估計、今天每人能分多少斤。

吃過早飯,來的人更多了,除了挑稻穀的,還有許多老的小的,都不缺席,來分享豐收的快樂,迎接碩果回家。這時的倉庫門口真是人聲喧嘩,笑語連連,喜氣洋洋。

生產隊裡分糧食,相傳各個公社的計算方法不盡相同,一般情況是,按隊裡糧食總產量,百分之七十為人口糧,百分之三十為工分糧。人口糧按年齡分,成人叫大口;十歲以下的,叫小口,只有成人的百分之四十;十歲以上到十八歲以下的,叫中口,是成人的百分之七十。十幾歲的人,正是能吃飯長身體的時候,那些人口糧,往往不夠。也就是說,小孩多而勞力少的人家,那糧食更緊張。像我們生產隊,地處山區,稻田少,稻穀分得也少,常年情況下,早稻分四、五十斤,中稻一百斤左右。

「哦,來囉!」有人一聲叫喊,大家側頭觀望,紛紛讓開道路。分稻穀的幹部們到了,有正副隊長、保管員、會計和畚稻穀的兩、三個組長,當然還有我這個出納。開門前,隊長會大聲吆喝幾句,開門後,叫一戶進去一戶,「不准擠!」、「超支戶,要交錢來再秤!」這話一出,現場頓時安靜許多,更有超支戶人家臉色由晴轉陰,不知所措。

當時生產隊裡的倉庫,大多是祠堂改建的,裡面高高的寢堂,用木板拼起大櫃,一格一格的,用以保存曬乾的糧食。這時的大櫃子前已擺好磅秤和帳桌。保管員站在櫃子下,準備打開小閘門,副隊長和幾個組長先秤幾只隊裡的空簍,為體現公平,避免麻煩、方便做事,這幾只簍的底下塞了磚塊、木板或者掛著破鎖,一律為八斤重。

➤➤➤分糧喜憂錄(下)

上一則

陌生人的情誼

下一則

備受呵護的童年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