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嫦娥5號返回前 首次在月球展示五星旗

道瓊:美司法部談判孟晚舟案 如果認罪將准回中國

一類的文革風雲遭遇

一九六五年工作組進校,按「桃園經驗」把全校教職工分成四類,一類是扎根對象,二類是依靠對象,三類是有嚴重問題的人,四類是革命鬥爭對象。

其中一類,全校一百多教工經嚴格考察只留下二人,其中一人解放前十四歲進資本家工廠當童工,解放後在本校初中畢業,入了黨,留校當檔案管理員,出身苦大仇深;但是她的丈夫後來提拔成某農村初中書記,文革時當然是走資派,只能排除在外。另外一人家庭是上中農,師大政教系畢業,當時是本校政治教師、黨員;雖然不是響噹噹的貧雇農,也只能「矮子裡面選將軍」了。

這位老師平時也很來事,人很活躍,會唱會跳,她的夫君是大學同學,當時在省黨校當教師。她和我們老教師關係也不錯,是我們黨課學習召集人。

文革開始,這名政治教師嗅覺特別靈敏,教師集訓會時大家排隊打早飯,突然高音喇叭響起,表示毛主席有了最新指示。她立即跳上旁邊的水泥乒乓球台,邊歌邊舞邊用秦腔的調門歡呼最新最高指示發表。她這一舉動突顯她是全校最最革命的形象,給師生留下深刻印象。

隨後一段時間,她支持革命小將,一起去北京串聯,成了紅衛兵的軍師。他們在北京看見紅衛兵造反,把胡耀邦當條狗牽進牽出批鬥,回到學校依法炮製,公布「點鬼」大字報,把全部四類和部分劃成三類的教學骨幹全點成鬼,暗示大家去批鬥。

這位一類老師也成了造反派籌委會的副主任,正主任是紅衛兵小將,大小事由她拿主意,成了事實上的新校長,可謂威風不可一世。

暑假到了,我因為老家的老人患病,要回家探望,就到掌權的籌委會請假,正好看見她就坐在原來校長辦公室的圈椅上,翹著二郎腿。那把圈椅原來是一九五八年學校開展勤工儉學活動時,木工組學生試製的產品,向黨支部報喜後,放在倉庫裡埋沒了學生的成績,於是就留在校長辦公室裡,老校長就當辦公座椅,有客人來順便介紹一下。文革開始,這張椅子成了老校長貪圖享受的罪狀一條,想不到革命籌委會的新領導別無二致,照樣享受不誤。

這名一類教師進一步把反造到市上去,率領紅衛兵包圍市委,聲稱市委書記不執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線,要揪市委書記。那位書記文化水平不高,做報告時提到當時的美國國防部長,外國名字他念起來拗口,說成是「那個麥克啊,諾馬拉」,當然辯不過我們的政教系畢業老師。這一新聞很快登上北京的造反小報,她的名聲「大振」。不久後,這名一類教師被調到中央黨校學習,聽說能夠去那裡學習,就是進入未來省市領導接班人的梯隊。一時這位老師鋒頭之健,無出其右。

文革風雲變幻無常,突然四人幫終結了, 老幹部官復原職,原來劃定的四類整死幾個,但沒有一個是真反革命,只是歷史問題,而且都是交代清楚的。對文革造反英雄,當時有種普遍看法,凡是造反起家和投靠四人幫的一律不能重用,而且一市之內,每人幾斤幾兩互相都知根知底。

重起的老幹部對我們那位鋒頭很健的一類耿耿於懷,反覆地查來查去,這名教師最後被調到黨校和她丈夫一起當個普通教員,前途發展無望。也許是上去容易下來難,由青雲跌落塵埃,他們夫妻倆一直鬱鬱寡歡;不久,男的先離開了世界,我們的一類則慢慢精神失常,不過沒有大瘋大癲,只是一個人終日悶坐,沉思默想,不言不語。

夫妻倆也沒有兒女,收養了一個女兒,這時當了工人,吃飯時,養女給她盛好飯,上面放些菜,她會獨自在角落裡把飯吃完。大家也把她遺忘了,過了幾年,人們聽說她也上了天堂,找她丈夫去了。大家對她的一生看法一致,爬得越高,跌得越重,曇花一現,一生就過去了。

北京 美國 國防部

上一則

劫後餘生的曇花

下一則

暮固狗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