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專家:防Delta病毒株 疫苗接種率須高達七到九成

印度鬧接種烏龍 婦5分鐘內混打2種不同疫苗

一條泳褲的故事

猶記當年「偷渡」目的地是澳門。由於我們一開始便出師不利,走錯了方向,所以被迫要經過五天五夜的翻山越嶺,歷盡艱險,步步驚心,才能到達海邊。

旅途中,體力消耗非常之大,但卻缺乏乾糧,只吃過一點點炒米餅,肚裡時時咕咕作響。更慘的是,不斷流汗,口渴難耐,必須豪飲冰凉的山澗水,以致出現腹瀉。幸虧那時年富力强,再加上信念堅定,所以任何困難都阻止不了我們前進的腳步。

最後一晚,我和同伴拚了老命衝過國防公路,撲向澳門和珠海間的黑沙灣海灘。由於害怕解放軍隨時出現,中途大家竟走散了。

下水前,我脫下襯衣和長褲,胡亂塞進一個塑膠袋中,準備拖著游泳。但匆忙中沒把袋口綁牢,所以這包「隨身行李」很快便灌滿海水。天呀!這浸水的行李重量比一個人還要沉重,豈能拖著游泳?只有丢棄,放手讓它沉入水底去矣。因此,剩下來陪伴我和大海搏鬥的就只有:用吹漲的籃球膽組成的「救生水泡」,以及一條淺紅色游泳褲了。

在澳門那照耀天際的燦爛燈光吸引下,我用盡吃奶的氣力,在海上奮勇前進。時而自由泳,時而背泳,但用得最多的,還是盡量節省體力的蛙泳。皇天不負苦心人,大約五個鐘頭後,我終於游到澳門管轄範圍的海邊,穿過鐵絲網,踏上自由的土地。而身上,就只剩下母親幾年前為我縫製的那條泳褲了。

非常幸運地,當時在海邊種菜的一位素昧平生的阿婆收留了我。她指引我由頭到腳冲洗一遍,立即換上乾衣服,再供給我一頓熱氣騰騰的飯菜。飯後,我即鄭重其事地把那條泳褲洗乾淨、曬晾,待它乾後留為紀念。

由於當時澳葡政府採取「即捕即解」政策,對付非法入境者。因此,我心裡盤算著此地不可久留;一個月後,我又再次逃亡,乘坐漁船,「屈蛇」過香港。隨身攜帶的仍只有一樣東西,就是那條泳褲。

居港多年,本應高枕無憂,但仍時時做著偷渡失敗,被抓回去受刑甚至「勞改」的噩夢。我也常常對親戚朋友提起我收藏泳褲的事,他們不但沒有笑我傻氣,反為大加讚賞呢!

再其後,我得到了幸運之神的眷顧,被批准以難民身分移民美國。這一次,真的可以徹底擺脫噩夢了。於是,我坐上飛機,從西雅圖入口,再轉來紐約,而行李之中最「貴重」的物品,就是那條泳褲。

轉眼間,幾十年過去了,那條泳褲依然被我珍藏著。它使我深深懷念活到一百零一歲高齡、剛過世的母親。以及更早仙逝的澳門救命恩人。

澳門 游泳 偷渡

下一則

台藝術家舊金山展出「希望」 呼應反歧視聲浪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