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預定25日上午抵深圳 孟晚舟飛機上發文:近鄉情更怯

孟晚舟搭中方包機返國 刻意避開美國及周邊空域

露天看電影往事

拜讀「上下古今」版孫文廣先生的大作「露天看電影的記憶」後,勾起我在農村和到城市上學期間看露天電影的種種陳年舊事。

在ㄧ九五○年代初,我在農村過春節時,聽說鄰村放映露天電影,於是我約同村的幾個知己,吃過晚飯後匆匆趕往舊村始祖祠堂前空地觀看。當時放映的是由東北電影製片廠攝製的黑白片「白毛女」,該片是控訴農村封建制度的罪惡和黑暗。

當時正值農閒,又是節日,當預告貼出後,方圓幾個鄉的村民也翻山越嶺、過河涉水、扶老攜幼地及時趕到現場,在會場的最前方席地而坐;附近村民帶上小板凳,有的站在石板凳上,有的爬到樹幹上居高臨下,總之萬頭攢動。

巡迴放映隊到達後,在祠堂空地前方樹起白色布幕,在離布幕十公尺左右安裝放映機,其旁小桌上放置電影膠片盒,接上小型發電機的電源;當開始放映時,放映機射出的明亮光束落在銀幕上成為影像,喜兒、大春、楊白勞等主角形象栩栩如生。

記得當時影片前奏放映新聞簡報,再放正片。正片開始時,大多數都有嘹亮的音樂和引人注目的廠標,儀式非常莊嚴,這是我初次看露天電影,令人印象深刻,至今仍有些許激動。

看露天電影最忌兩種情況,一是颳風,二是下雨。颳微風時銀幕雖然輕度波動,但還可以看下去,颳大風時銀幕的形象百變,看得很不順眼。如果下大雨,放映隊就停止放映,大家只好鳥獸散,邊走邊發出各種難捨與惋惜聲。放映隊員聽到觀眾對大雨停影的惋惜聲,下次再放露天電影,必定把未放映的部份補放,以滿足觀眾要求,這種全心全意為觀眾服務的態度,獲得觀眾的讚揚。

在鄉村放映電影不收費,任何人都可以入場觀看,除「白毛女」外,還有「南征北戰」、「鋼鐵戰士」等老片,由於缺少文娛節目,大夥還是百看不厭。放露天電影時,鄉裡派出民兵維持秩序,讓放映過程不受干擾。

六十多年後追憶往事,確實有不堪回首話當年的感慨。在那個精神和物質生活都極為缺乏的時代,雖然在城裡看場電影要花幾角錢買票,但在鄉裡一天的勞動工分才賺一角八分錢,想買張城裡的電影票都不夠啊!所以只能渴望縣裡或公社電影放映隊多放些免費的露天電影。

後來我到廣州市升學,大城市約有二十間場地、設備不同級別的電影院,最高級別電影院票價只收三角,而到最低的票價只收一角錢。所以我就很少看露天電影了,偶然間也到過學院的露天籃球場,看學院職工會為全院的職員及家屬放映免費露天電影。

一進入露天籃球場所見,銀幕已經拉開,放映機也已就位。籃球場一排木製階梯已經坐滿觀眾,一席難求,即使席地而坐的也成黑黑壓壓一片,只有邊角處和大樹幹旁,才有三三兩兩或甜蜜相倚的情侶、話題多多的摯友隔遠觀看。我只是單身隻影遲來者,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即使坐在最後方也要先安頓下來,再作打算。

時移世易,白駒過隙, 一晃六十多年過去。進入千禧年後,農村露天電影由政府出資,每個村莊每月放一部,銀幕又在農村的廣闊天地裡重新掛起。與此同時,放映的場地已不是凹凸不平的泥地,而是修建很平整的混凝土硬地,農村放映已擁有DNS數碼電影流動放映設備。寬銀幕、立體聲、高質量的數碼電影,讓由村群眾在家門口和城市一樣,觀看國內外的猛片傑作了。

電影院 升學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