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開幕/網球名將大阪直美 點燃奧運聖火台

河南暴雨已釀56人死 京廣隧道救援仍持續

放開肚皮吃飯(下)

那天早上隊長也在發脾氣,說有人用米飯去餵豬;隊長說白米飯餵豬,要天打煞的。一個四十多歲、老實巴交的漢子囁嚅著說,是孩子吃剩的剩菜,天熱都變餿了,才倒掉的。隊長喉嚨更響了,「剩菜都是用面盆裝的?」從那天起,食堂改為按人頭定量供應,十五歲以下的孩子減半。

第五天早晨出大事了。唐老師早起,抽著菸在外面溜了一圈回來,馬上急吼吼叫我們開會。我們急忙起身,半著衣服排好了隊。看樣子老師真的生氣了,長臉拉成了方臉,脖子爆青筋,說:「你們不文明,你們不但不文明,還不道德,沒教養!」他大聲問昨晚誰去野山崗大便的?沒有人回答。

唐老師突然大吼一聲:「那是人家的祖墳呀!你們,你們……」他語不成句,最後要求我們排好隊,帶好鏟子、籮筐和廢報紙,不讓吃早飯,一起去鏟糞,給人家祖宗道歉。我們真沒想到會出這樣大禍,大家都垂頭喪氣地跟著。

可奇怪的是,在亂崗堆上找不到糞便,有同學眼尖,說好像是被人鏟過了。大家心裡都非常歉愧,自己拉的屎,怎能叫人家打掃呢?事情鬧大了,肯定也傳開了。我看見房東老田拉著唐老師在悄悄說話,唐老師面有喜色,不斷在點頭道謝。

出工前唐老師告訴我們,房東為我們解決了上廁所難的事,決定在他的柴屋闢一個廁所,還負責打掃。 這是貧下中農對我們的關心,希望大家要保持廁所的整潔,並要求大家保密,不要對外去講。唐老師前半段講話我是懂的,但為什麼要保密呀,我有些納悶。

下午收了工,我們都輪流去上新廁所。它不遠,食堂的後面,後面的白牆上有「人民公社萬歲」的紅字標語。那個進深不足十米的柴房,在兩個柱子間用鐵絲拉了一個布門簾,鐵絲一端掛了一條青花土布毛巾,有人如廁時取下毛巾,離開時再掛上。簾後有一個農村用的乾淨糞桶,比上海手拎的馬桶高了點,但還可以將就。同學們非常高興,我知道唐老師也很高興,我看見門簾後有依依的香菸白煙。

生產隊長沒有高興。那天早上他大怒,說國家讓你們放開肚皮吃飯,但還要大家鼓足勁生產;現在有些人吃飯打衝鋒,做事磨洋工,出工遲到,小個便要半小時,一壟地,說是翻過了,野草還是老樣子。隊長管隊長講,社員們一副愛理不理樣子,抹了抹剛吃完早飯的嘴,扛著鋤頭出工去了。

為期二周的秋種秋收終於結束了,明天我們要回上海去了。可傍晚去食堂打飯時的熱鬧現象都不見了,沒有一個社員,只有我們學生。唐老師去問炊事員是怎麼一回事,炊事員說食堂不辦了,今天是為我們學生做的最後一頓晚飯,社員們已是各家小灶重新開火。

人回到了上海,心裡還是擱著二個問題:墳堆裡的屎是被誰鏟的?房東為什麼要對廁所保密?

➤➤➤放開肚皮吃飯(上)

房東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